-

他隻是輕輕掃了一眼,然後又心思惆悵,現在滿心想著的都是阮舒。

“聽說今天是小公主的陽曆生日,阮霆對他的親妹妹真的好寵,現在又包下了大酒店給她慶生,隻不過這次好像說是要辦的簡單點,隻有她們一家人。”

祁桓說完又歎了一口氣。

都包下整個皇冠大酒店了,竟然還說要過得簡單。

要知道,這家大酒店的人均日消費都在一萬元了,要是包下整座酒店,那要虧損多少錢啊?

不能細算,不能細算啊……

時嵐就坐在祁桓的旁邊,忍不住調侃,“要說這阮家小公主還真是牛逼,這阮霆也是真正的寵妹狂魔,單單是對阮舒一個養女就這麼好,對自己的親妹妹更是好上天,真是要星星得星星,要月亮得月亮。讓人羨慕啊。”

陸景盛壓根不關心什麼阮家小公主,他關心的是阮舒,也慶幸阮舒不是阮家小公主,不然,他恐怕真的無法把阮舒追到手了。

綠燈一亮,車子就向外開,這個時候,陸景盛忽然就看到阮舒從一輛邁巴赫上下來,旁邊是阮霆和裴欒,冇有第四個人。

阮舒的下巴微微抬著,渾身都散發著濃鬱的貴氣,甚至讓人覺得她纔是那個阮家小公主。

這個想法剛冒出來,陸景盛就喊停車。

祁桓連忙在路邊停下,陸景盛下車過去,卻見阮舒她們已經有說有笑的進去皇冠大酒店,他想要進去,卻被門口的保鏢給攔著。

“不好意思,今天酒店已經包場了,不對外營業。”

陸景盛著急的望著阮舒的方向,“我知道,我隻是找人。”

他和門口的保鏢起爭執的時候,恰好被阮舒她們三人看到了。

裴欒第一個開口,“真是晦氣,怎麼什麼地方都能碰到這種死纏爛打的男人?”

他拉著阮舒,“走,小舒,我們進去,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阮舒很想走,可是剛要進電梯,忽然聽到外麵有人喊了一聲。

“陸總,您怎麼了?”

她一回頭,就看到陸景盛整個人蜷縮在地上,他的表情很痛苦,看的出來,是胃病犯了。

電梯門已經開了,裴欒本來還要拉著阮舒進去,卻見阮舒馬上轉身朝著外麵走去,阮霆攔住了阮舒,“保鏢會處理的,你過去乾什麼?”

阮舒有些著急,她知道現在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可畢竟人倒在那了,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哥,我隻是覺得人倒在我們皇冠大酒店對酒店的影響不好。”

“無妨。”

反正這家酒店他已經準備關了,這是很早以前她們父母留下的產業,他準備整改一下,還是以阮舒的名字去命名。

阮舒冇辦法,可是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陸景盛倒在那。

祁桓和時嵐也看到了,正準備過去,就見阮舒已經出現在門口,時嵐還準備過去,被祁桓給拉住了。

“你還過去乾什麼?有點眼色。”

時嵐馬上明白過來了。

這不是嫂子和陸哥舊情複燃的好機會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