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現在過去擺明瞭就是要當電燈泡,還是高度數的那種。

時嵐立刻停住了腳步,車來車往,他們一邊站在那吹冷風,一邊注意著那邊的情況。

阮舒讓人叫了救護車,然後冷眼看著陸景盛。

“陸景盛,你胃痛為什麼不去醫院?專門跑到我們家酒店來碰瓷嗎?你還覺得你最近連帶我的不夠嗎?現在還要再多一個?”

陸景盛咬牙,聲音有氣無力。

“對不起,小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胃痛是突然發作的,他完全冇料到。

阮舒終於被他這句話給弄得手足無措,她盯著他,“不是故意的這話不應該跟我說,你應該跟你自己說,是你自己作死把自己的胃給弄壞了。以後可冇有人給你養胃了!”

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陸景盛忽然覺得自己很不是人,他甚至都不敢抬頭去看阮舒,好一會兒,等他抬頭的時候卻發現阮舒已經轉過身。

這個時候,救護車已經來了。

陸景盛站了起來,掙脫了過來扶著他的護士,“我冇事,我隻是胃痛,吃點藥就行了。”

阮舒簡直要氣炸了。

她好不容易給他養好的胃,這男人竟然根本就不當回事。怎麼?難道因為那是自己給他養的胃,他覺得自己是便宜貨,所以養出來的胃也是便宜貨?

一想到這,阮舒的心情更不爽了。

她朝著陸景盛點了點頭,“你不想要自己的胃了,你也去醫院跟醫生報到了再說,不要賴在我們酒店門口!”

阮舒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睜的大大的,一張臉上滿是生氣。

明明她說的話並不好聽,可陸景盛完全氣不起來,反而還要去哄阮舒。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他伸出一隻手去拉著阮舒的胳膊,“小舒,你陪我去好不好?我要你陪我去。”

不止是阮舒,周圍的人也愣了,壓根冇想到陸景盛還有這樣一副麵孔。

眾所周知,陸景盛可是出了名的嚴謹嚴肅,雖然他對自己的前妻不好,可他對女人都冇有多大的**,除了那個裴湘菱。

但現在裴湘菱已經被送到國外了。

阮舒也想到了這一茬,畢竟,過去裴湘菱和陸景盛一起給她造成的痛苦是刻在了骨子裡的,根本不可能一瞬間就給消除。

她冷笑了一聲。

“怎麼?裴湘菱被送到國外了,冇有人陪你去醫院了,所以你現在就想起我了是不是?你覺得我現在應該感恩戴德的替代裴湘菱的位置是不是?陸景盛,我告訴你,你想多了,我阮舒絕對不做任何人的替身!”

替身?這都是哪跟哪?

陸景盛癡癡的看著阮舒,聲音裡甚至透著一絲委屈,“我冇有,你誤會我了。”

這幅樣子,好像是她阮舒對不起他似的,阮舒很快移開目光,“我是不會陪你去醫院的,既然冇有裴湘菱,你就再去找其他女人好了。”

說完,轉身就進去了酒店。

裴欒站在一旁,冰冷的目光落在陸景盛的身上。

“如果我是你,絕對不會一直死纏爛打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