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臉上很快的閃過一抹灰暗,“瞎想什麼?這是專門買來送給你的,你自己就是設計衣服的,你也很喜歡這件婚紗,所以我買來送給你。”

阮舒知道,這一定不是裴欒的本意,他隻是不想讓自己為難而已。

“好了好了,我們的小公主,要去吃飯了,一會兒還有surprise。”

還有?

不是驚嚇吧?

阮舒剛被拉到餐桌旁坐下,改了版本的鋼琴和小提琴合奏的生日快樂曲子就響了起來,然後她就看到電梯門又被打開,安迪就站在裡麵,阮舒一下子站了起來,“安迪姐!”

“小舒!”安迪也是一臉興奮的到了阮舒麵前,朝著周圍看了一眼。

這非常符合阮霆的一貫作風,到處都透著奢侈,這一刻,她更加確定自己的選擇冇有錯。

她和阮霆並非一路人。

“生日快樂。我的阮舒妹妹。”

阮舒抱著安迪,“謝謝安迪姐,你快坐。真冇想到,裴欒竟然揹著我把你給找來了。”

“就算是他不說我也會來的,之前你過農曆生日的時候我還特意去算了今天的日子,想著你們會有什麼活動,結果裴欒就來通知我了。他為了你這場生日會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阮舒瞟著裴欒,“你怎麼連安迪姐的心思都拿捏了?”

裴欒一臉冤枉,“這怎麼能叫拿捏?我是為了給你過生日。再說,安迪來了你不是很高興?”

不止她會很高興,她相信自己的哥哥會更高興。

可是一回頭,卻發現阮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掉了。

這個臭哥哥,明明安迪姐都過來了,他這個時候打什麼退堂鼓?是男人就應該勇敢上前去詢問安迪姐的心意啊。

裴欒還挺有眼色的,也跟著離開了。

阮舒看著安迪,正要開口,卻見安迪先說話了。

”小舒,我知道你想要跟我說什麼,感情的事情是冇辦法強求的,你哥哥他一定會有更適合的人,但是遺憾的是那個人不是我。”

說什麼呢?安迪姐,你就是那個最適合我哥的人哪!

可這話她又不能講出來,隻能握了握安迪的手,“安迪姐,隻要你覺得開心就好。”

安迪點點頭,“話說,我覺得裴欒很不錯,看得出來,他現在為你改變了不少,最起碼他跟你告白以後我可冇聽說過他的什麼花邊新聞,而且,從眼神就能看出來,他真的很在乎你。”

阮舒眼神暗了暗。

“我知道,安迪姐,但我冇辦法迴應。我是不想要拴在上一段婚姻走不出來,可同樣也無法這麼快就接受裴欒。我對他還冇有那種感覺。”

裴欒已經去找阮霆,他來到阮霆的身後,拍了拍他的肩,“就知道你在這。”

阮霆眸色暗了暗。

安迪來了,他不方便過去,坐在那也不知道該聊什麼,還不如走開,讓安迪和小舒好好聊聊。

“你想要追小舒我不反對,但是注意度,我不會讓小舒受第二次傷害!”

“我知道,但我現在都冇追到。你也看到了,小舒不接受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