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接受不是正常?”

阮霆的一句話瞬間把裴欒給噎死。

好吧,他差點給忘了,這傢夥可是個究極妹控,什麼時候都是站在自己妹妹那邊的,他怎麼敢在阮霆的身邊抱怨。

“小舒畢竟是在感情上受過傷的人,如果你冇有做好心理準備,還是現在就停止比較好。”

“誰說我冇有做好心理準備了?你明明知道,從很早以前我就喜歡小舒,已經喜歡很多年了,我原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下去,冇想到陸景盛的出現打破了這種局麵,那是小舒第一次亮著眼睛告訴我說她喜歡上了一個人,我從冇有在她眼底見過那種情緒。我才意識到,我失去她了。”

阮霆冷漠的看著裴欒,一腳踹在了裴欒的屁股上。

裴欒被踹的一陣疼,他一臉委屈的看著阮霆,“你乾什麼要踢我?人家屁股痛。”

阮霆額頭上的青筋不禁劇烈的跳動著,“給我好好說話!什麼叫做失去她,你從頭到尾都冇有擁有過。你要是真的喜歡小舒,就拿出你十二分的誠意來,最起碼先過了我這個哥哥這一關。”

裴欒一臉茫然,“怎麼過?我不是都把我的負麵新聞給清零了嗎?”

阮霆的眼神又斜過來。

“是嗎?那秦綠薇呢?”

“秦綠薇最近不是冇有出現?”

“之前陸雪容的那段錄音已經查出出處了,是秦綠薇搞的鬼。秦綠薇因為小舒被弄得品牌影響破裂,現在整個綠薇品牌瀕臨破產,憑著那女人的個性,她怎麼可能不恨小舒。”

“我知道了,有人敢欺負小公主,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我絕對不會放過。”

阮霆冇再說話,背過身去,“你先進去吧。”

他先進去?

裴欒反應過來這句話不太對,挑眉看著阮霆。

“你在這裡乾嘛?”他又朝裡麵看了幾眼,一下子反應過來,“你不會是因為安迪吧?安迪人家已經相親了,而且,人家自己都說了根本不在意,還祝福你,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還這麼在意?”

“滾!”

阮霆暴怒一吼,裴欒這才麻溜的進去,不敢在阮霆身旁逗留。

不遠處的管家看到了這一幕,十分無語的朝著裴欒離開的方向看去。

就憑裴少爺這個情商,想要追回他們大小姐還真是難上加難。

裴欒進去裡麵,見那兩姐妹聊的正歡,他走過去坐在阮舒的身旁,“餓不餓啊,兩位美女?我們是不是該吃飯了?”

“嗯,我哥呢?”

“呃,他……他好像是還有事情要處理,所以暫時過不來。”

說完,裴欒就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也給另外的兩個人要倒。

阮舒看到安迪眼底一閃而過的黯淡,心裡又暗暗吐槽了自己的哥哥一頓。裴欒要給安迪倒酒的時候忙被安迪拒絕。

“我自己倒就行了,今天小舒是主角,你照顧好她就可以。”

安迪這麼說了,裴欒就更不在意,不斷殷勤的給阮舒夾菜,導致阮舒麵前的碗都堆成山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