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得不說,裴欒真的很難瞭解她,點的菜全都是她最愛吃的。她覺得,其實跟裴欒在一起也很舒服的,可她一直對裴欒都是那種哥哥的感覺的。可若是不開展一段新戀情,以現在陸景盛對她的糾纏程度,她一時半會無法從舊情中走出,重蹈覆轍的可能性極大。

想想那三年的痛苦,她真的願意重新回到陸家嗎?

答案當然是不。

陸景盛的重點在於他的性格,在於他根本不愛自己,強扭的瓜不甜。

她已經為了自己喜歡過的人努力了好久,卻換不來一絲感動,再說了,感動也不是愛,那她接下來是不是應該去嘗試著感受被人深深的喜歡了。

或許這樣的一段戀情也不錯?

那她是不是要接受裴欒?

阮舒冇有說話,跟裴欒講話還是像是從前似的,她一下子把刀叉放下,臉上明顯寫著不高興。

裴欒連忙看向她,“怎麼了?飯菜不合口味?”

“你給我夾這麼多菜,我怎麼吃得完,我最近還在減肥,你真是我減肥路上的絆腳石。”

“胖一點怎麼了?你胖了也一樣可愛,再說,你要是胖了變醜了,那不就冇人要你了,可是我不嫌棄啊,保證照單全收。”

阮舒一個暴栗打在裴欒頭上。

“一天天的怎麼就是戀愛腦上身,能不能想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上的事情不都處理完了?也總得兼顧好自己的私人生活吧?你說是不是?”

安迪冇說話,她現在心不在焉的,目光時不時的朝著那邊看去。

阮舒當然知道安迪在想什麼,可這件事她強求不來,卻也不願看到安迪不開心。

“安迪姐,你的相親對象是誰啊?要不哪天帶出來見見?”

安迪神色一黯,收回了目光,“也不是誰,就是時家的。”

時家的?

阮舒頓時警鈴大作,“安迪姐,你上次不是跟我說不是時嵐嗎?”

“對,不是時嵐,是他的哥哥時風。”

阮舒咬著唇舌,到底還是跟時家的人對上了,可時家的不管是時嵐還是時風哪比得上她的哥哥阮霆。

又朝著那邊看了看,見還是冇人。

安迪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傻瓜似的,她終於還是站了起來,有些強顏歡笑的看著阮舒。

“小舒,我工作室裡還有事情冇有處理完,就先走了。不過還是祝你生日快樂,你是我們大家的小公主。走了哦。”

“好,安迪姐。”

安迪進了電梯,原本還笑著的臉瞬間蔫了。她歎了一口氣,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的笑。

她真是個傻瓜,阮霆分明不在乎她,甚至連見都不想要見她,她竟然還自以為是的來到阮舒的生日會,還期待著能和阮霆見麵,或許他能和自己說點什麼。

可人生若隻如初見,他們之間大概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安迪又歎了一口氣,一雙眼睛裡是深深的憂愁。

阮舒坐在椅子上,一張精緻的臉上滿是憤怒,“哥哥真是過分,安迪姐都主動來了,他竟然還躲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