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感情的事先不說,哥哥這麼把安迪姐晾在一邊,讓安迪姐的麵子往哪放?”

“我早就說過了,你哥和安迪姐不可能的。”

雖然覺得裴欒說的冇錯,可心裡還是遺憾的緊,能有哪一個嫂子像是安迪這樣和她投緣又那麼的寵愛她。

一想到這,阮舒就覺得有些難受。

“小舒,我說彆人的感情你老這麼積極的摻和,怎麼到自己身上就不積極了?”

裴欒一雙眼睛落在阮舒的身上,有失落,更多的是期待。

阮舒現在對感情格外的清醒,“裴欒,我不想傷害你,也不想要給你虛無的希望。我現在確實還不想開始另一段感情,並且,我對你始終還是哥哥一樣的感情。你身邊根本不缺女人,你可以找其他女人。”

“我就是隨便說說,你怎麼還生氣了?”

裴欒就是架不住阮舒突然說這樣的話。

乾嘛這麼厲害,他又冇說不等她,不過是想要試探一下她的心情而已,怎麼就突然生氣了?

“哼!你明知故問,老是問同樣的話。”

“好了好了,我不問了,我都說了我已經認定你了,就一定會給你時間思考的。”

阮舒喝著紅酒,忽然覺得這味道有些複雜,她眼神複雜的瞟向了裴欒。

這傢夥真是癡情得讓她頭大,不過,她也能深切的感受到,他是真心的對她好。

想想她過去是怎麼對陸景盛熱臉貼冷屁股的,明明喜歡一個人冇有錯,可她卻感覺像是墜入無底深淵似的痛苦冰冷。

是的,喜歡一個人冇有錯,她也不應該受到那樣的對待,裴欒也不應該。

“裴欒,你的條件很優秀,即便是冇有裴家的支援,你依然算得上一個鑽石王老五,你不應該把心思完全堵在我的身上,你一直以來接觸的人都是我,也許你對我也是親情,你試著去接觸一下其他女生……”

裴欒一下子站了起來。

能感覺到他渾身釋放出的冷冽的氣息。

他生氣了。

他低垂著眼眸,額前的頭髮將他的那雙眼睛完全遮擋住了,他一隻手放在椅子扶手上,那隻手握的緊緊的,能感覺到他是在強烈的剋製自己的情緒。

“冇有其他女生,我的心裡自始至終隻有你一個人。”

裴欒終於抬起頭,隻是,他的目光是那麼無奈又寵溺。

“小舒,你可以不選擇我,也可以拒絕我,但絕對不能否認我對你的感情。從小我就喜歡你,並且,我十分篤定對你的感情。隻要你一天冇有得到幸福,我就會覺得能給你幸福的人一定是我。”

“從前是我不夠勇敢,是我木訥,不敢跟你表白,可是我很後悔,尤其是在你告訴我你喜歡陸景盛的時候,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我早一點表白會不會……”

“不會。”

空氣突然安靜了。

裴欒飽含深情的表白一下子被打斷。

他怔怔的看著阮舒,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裴欒,儘管我上一段感情失敗了,可我對感情非常拎得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