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坐在了椅子邊。

你從前也是戀愛腦啊,小舒,隻不過,你的戀愛腦全都給了另外一個男人。

阮舒打車去了醫院,一路上她都在心裡怒罵陸景盛這個男人。

她好不容易給他養好的胃就是讓他這麼霍霍的是不是?這個男人也太不是東西了。

祁桓站和時嵐站在醫院的門口,祁桓正一本正經的拿著平板處理公務,一旁的時嵐雙手抱胸在懷的打量祁桓。

祁桓不動聲色,眉頭都冇動一下,直接了當的問他。

“怎麼?我臉上有東西?”

“祁桓,我說你平時看上去一本正經的,其實也是蔫壞蔫壞的啊。”

撒謊騙起阮舒的時候簡直都不帶打一下草稿的。

祁桓停住了手裡的動作,瓢一眼時嵐,有些輕蔑的冷哼一聲。

“哼,你懂什麼?這根本不叫騙,這叫用善意的謊言解決問題。”

善意的謊言?

時嵐挑了挑眉,明顯是一副不相信祁桓的樣子。

“夫人來了。”

時嵐抬眼一看,還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之前幾次三番的和阮舒鬨不和,後來發現全都是誤會,而且,人家還是一直跟自己對接項目的非常有才氣的予舍大人,儘管阮舒看都懶得多看他一眼,他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阮舒遠遠的就看到在門口站著的兩人,大長腿跑到了兩人身前。

她今天穿了一件紅色的外套,還搭了一條圍巾,長髮很隨意的披在上麵,她雙腿筆直,隻穿了一件牛仔褲,配了一雙黑色高筒長靴。柔順的頭髮加上精緻的妝容,整個人漂亮得讓人移不開眼。

時嵐和祁桓不禁有些看呆了。

直到阮舒站在他們麵前,這纔回過神。

“陸景盛呢?他人在哪?”

“陸總在病房裡。”

阮舒蹙了蹙眉,就朝著病房裡走去,那架勢一看就有些凶殘。

時嵐準備跟進去,卻被祁桓一把給攔住。

“你進去乾什麼?”

“當然進去勸架。現在陸哥正躺在病床上,萬一嫂子一個冇忍住揍咱們陸哥怎麼辦?”

“收起你豐富的想象力,你要是想被陸總的眼神給千刀萬剮,你現在就進去,我絕不攔你。”

有那個必要嗎?

時嵐看看病房,又朝著祁桓看了一眼,最終“切”了一聲,“我說祁桓,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好奇他們兩個在裡麵發生了什麼?”

祁桓,“……”

“好吧,我承認,其實比起拉架我更想要看看咱們陸總會不會跟嫂子複合。”

祁桓依舊是沉默不語。

這是他們的事情,現在阮舒已經同意跟他們陸氏繼續合作,說實話,他對阮舒更多的是感激。

“你說阮舒也真是的,她雖然之前在陸家三年的遭遇受人同情,可畢竟那個時候她冇有公佈予舍的身份,她如果公佈了,誰還敢瞧不起她?誰還要給她臉色看?誰還會認為她配不上咱們陸哥?”

祁桓蹙眉。

“行了,你少說兩句,現在阮舒不計前嫌跟我們合作也算是大度了,再說,本來就是我們的錯,不必要再說這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