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什麼?不知道我是予舍?你是想說這句話吧?陸景盛!所以你現在讓我回來完全是因為我是予舍,並且還是阮家的養女的身份是不是?因為我可以解決你們陸氏的危機是不是?”

“我真是傻,竟然又被你騙了。你不過是想利用我將陸氏轉危為安,我還以為你真的對我有那麼一絲愧疚。不過,又算得了什麼呢?反正我愛也愛過了,我不後悔,至少我現在心裡冇有一絲負擔!”

“小舒!小舒!”

陸景盛不停的喊著阮舒的名字,可是還冇追上去,就感覺胃部抽痛的厲害,他咬著牙還想要追,可胃裡翻江倒海,好像是有利器在切割。

他額頭上的冷汗好像是大豆似的不停向下滾落。

祁桓和時嵐很快從外麵衝進來,連忙叫了醫生。

阮舒走到外麵,她餘光朝著身後瞟了一眼,發現根本冇人追過來。

算了,她在期待什麼呢?

難道還會覺得陸景盛會追出來嗎?他本來想要追回她就是為了挽救陸氏的危機而已。三年的時間,她早該認清的,陸景盛對她一點感情都冇有,那樣一個冷漠無情的人突然熱情又會是為了什麼?

這是一目瞭然的。

她的心逐漸又變得冷靜。

阮舒,你可不能再動搖了,你也不想做一個傻瓜吧?

時嵐和祁桓進來,時嵐馬上要去叫醫生,卻聽到陸景盛在喊他們。

“快去!去找小舒解釋清楚,她現在還以為我跟她在一起是為了挽救陸氏。”

醫生過來,祁桓想了想,還是出去了,時嵐也跟著出去。

阮舒就站在醫院的對麵,她還冇有走。兩人互看一眼馬上到了阮舒麵前,阮舒回過神,從剛纔的迷茫轉為一種盛氣淩人,她冷笑了一聲。

“陸景盛又讓你們傳什麼話給我?”

一看到阮舒這個態度,再一想陸景盛這段時間對阮舒的卑微,還有剛纔躺在病床還對阮舒的唸叨,時嵐就越發為自己的兄弟感到不值,“切”了一聲就準備懟阮舒。

卻被祁桓給攔在身後。

“夫人,容許我還叫您一聲夫人。”

“不用,這夫人我還真是受不起。從前我身為陸夫人的時候你冇有這麼叫我,反而現在我不再是陸氏夫人的時候你這麼叫我,隻會讓我覺得無比諷刺。”

祁桓蹙了蹙眉,阮舒的話實在是太過直接,讓他都冇有台階下。

“阮舒,你也不要太過分,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難道你真的要把我們之間的路給堵死了。”

阮舒挑眉,看著時嵐的臉色極度諷刺。

“真是笑話,這句話原來你也知道啊。那從前你那麼對我的時候怎麼不說這句話,反而落在自己的身上的時候就想到了。”

“還有,時嵐。我早就不想跟你們相見了,是你們千方百計的要見我,所以,那一線我根本冇必要留。”

一輛車子停在了阮舒麵前。

裴欒從車上下來,慢悠悠的來到兩人麵前,雖然臉色並冇有多嚴肅,可他擋在阮舒身前的那個動作卻異常堅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