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看得出,這個男人在用自己十二分的能力去維護阮舒。

“怎麼?兩個大男人在欺負我們小舒啊?還好我覺得不放心就趕過來了。冇想到你們這些人還是不改往日的作風,竟然還要欺負女孩子?”

祁桓一臉正色。

“不是你看到的那樣,裴大少。”

裴欒嗤笑一聲,“不是還能是怎樣?我都看到了你們還想抵賴不成?再說,你們好不容易想要的小舒和你們的合作已經達成了,怎麼?難道連這份合作也不想要了?”

“阮舒,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雖然你現在給了陸氏這份訂單,但是,陸氏最近被你哥哥阮霆給壓製得根本喘不過氣來,陸氏的所有項目都被截胡了,所有,很多資金都被凍結,陸氏的流動資金缺少,並且公司項目瞬間清為零,這樣下去,陸氏苟延殘喘不了多久。”

“陸氏是陸總的心血,他是個工作狂,幾乎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如果陸氏冇了,那陸總應該會很難受。”

他承認他很卑鄙,竟然拿出陸總來說事,可他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陸氏就這麼倒下去。

一想到這,他不禁握了握拳。

就讓他這次自私一次。

裴欒馬上轉過身來,“陸氏和小舒又什麼關係?你們當初不知道小舒是予舍的時候,不知道小舒是阮霆的妹妹的時候,你們怎麼不找小舒?說到底還是因為知道了小舒真實的身份?這樣的嘴臉和吃相真是讓人看不起。”

祁桓和時嵐同時臉色變得難堪。

阮舒瞟了一眼他們,打了一個哈哈,看上去似乎是很累了。

“走吧,裴欒,我很累了,不想在這種無謂的事情上浪費口舌。”

“好,我們走。”

裴欒馬上過來,開車載著阮舒離開。

時嵐盯著他們車子離開,忍不住開口。

“這裴欒對阮舒簡直就是言聽計從啊,完全是把她當成公主一樣的對待。嘖嘖嘖,阮家的一個養女就能得到這樣的待遇,那阮家小公主得被寵成什麼樣啊?”

祁桓看了一眼時嵐,完全對這些八卦不感興趣。

他也覺得剛纔的做法有些卑鄙,但被逼到這種地步已經冇有其他路可走。

“裴欒有一句話說的很對,如果阮舒不是現在我們已知的身份,那我們所有人都不會來找她。是我們做的不對。”

時嵐張了張嘴,卻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隻能羞憤的轉過了頭。

事情已經發生了,誰也冇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隻怪他們剛開始看走了眼。

等回去醫院,陸景盛已經喝了藥,躺在床上,兩人進去,他看到兩人的臉色就猜到了大概,本就泛白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陸哥,你先好好養身體吧。”

時嵐實在是受不了陸景盛每天這麼拚了命的工作,現在都把自己送到醫院了。

陸景盛瞥了一眼時嵐,完全無視他的話,而是看向祁桓。

“小舒她……說什麼了?”

“抱歉,陸總,我們冇來得及說,裴大少就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