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需要做什麼,魚會自己上鉤的。”

池萱萱張了張嘴巴,明顯看到阮舒一隻手摸著下巴,眼底甚至還透著一絲興奮,她很是無奈的挑了挑眉。

看來啊,有人又要倒黴了。

誰讓那人碰上的對手是他們阮總呢?要是她啊,如果對手是阮舒絕對早早就跑了,根本不是對手,而且,最後還會被虐的很慘。

陸雪容最近連從陸母那都拿不到錢了。她看了新聞,知道是因為秦綠薇發出的錄音才讓事情演變成如今這個樣子,可她知道,如果不是阮舒在背後做推手,他們陸家也不至於慘到這種地步。

她來到陸母的身旁,一雙眼睛微微眯著。

“媽,難道你想要任由著阮舒自由發展嗎?她那個女人記仇的很,過去三年在我們陸家遭受的她現在要連本帶利的奪回來。我可看到新聞了,這次打壓我們陸氏的就是阮舒的哥哥,一麵和哥哥合作,一麵又讓自己的哥哥來打壓我們陸氏。”

“媽!這個阮舒分明就是個假惺惺的人,根本看不得我們陸家好!”

陸母一聽,也來氣了。

“我當然知道這個阮舒不是個什麼好東西。之前禮服的事情已經讓我在名媛圈裡丟光了麵子。如果阮舒真的不計前嫌,就不會在禮服那件事上讓我丟麵子!可外麵的人全都因為予舍的麵子根本不砸阮舒的口碑,我也是愁人哪。”

“媽,你想不想讓阮舒砸掉自己的口碑。她從前不過是我們陸家的一個保姆,現在搖身一變成了阮家的養女,要多風光有多風光,還把我們陸家的人踩在腳下。難道你想要讓她一直這麼風光下去嗎?”

陸母著急的蹙眉。

“那不然呢?難道你有好辦法?予舍那個設計師拿過那麼多大獎了,而且,那麼多貴婦都喜歡穿她家的衣服,背後又有阮家,這怎麼下手?”

“媽!”陸雪容覺得自己母親真是著急就亂了套,“媽,阮家欺人太甚,我們可以找人合作一起設計她們啊。那個阮舒,她不過就是一個做設計的,隻要把她的招牌砸了,她就冇有什麼銷量了。就像之前的秦綠薇一樣,一夜之間不就瀕臨倒閉?”

陸母眼睛一亮,覺得自己的女兒說的很對,何況,她確實對那個阮舒喜歡不起來,就算是她和阮家的關係再好,跟她們陸家交惡,她一樣覺得和她沒關係。再說,那女人當著那麼多人的麵不承認是她的兒媳婦,讓她下不了台,這種女人怎麼可能讓她進了陸家的門?

做夢去吧!

母女倆都想著怎麼去整治阮舒。

深夜,阮舒剛出了公司的門口,就看到有影子朝著樓上奔去,她扭頭朝著那邊看去。

裴欒一臉疑惑的看著阮舒,“怎麼了?小舒。”

“走,跟我來。”

阮舒一臉的神秘,裴欒雖然奇怪,卻還是跟著阮舒上去了。

她和阮舒到了樓上,才發現前麵有一個黑影,阮舒對著裴欒耳語了幾句,然後兩個人就分開行動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