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服製作室內,那人剛準備動手,忽然,燈光就亮了。

整個房間頓時一片光亮,所有的禮服都被照亮了,看上去簡直像是珠寶似的熠熠生輝。

隻見阮舒很隨意的靠在門邊,她對著那個拿著衣服的人挑眉。

“你好啊,這麼晚了,想要偷衣服啊?”

眼見著被抓了個現行,他趕快要跑,卻見裴欒從窗戶後麵過來,一下子就把人給抓住了。

一切都在阮舒的計劃中,她和裴欒對了一個眼色,兩人都很滿意。

阮舒來到那人麵前,摘下了他的口罩,一臉嫌棄的移開眼睛,長得真是辣眼睛。

“你半夜來這裡乾什麼?是誰指使的?你最好趕快說,不然,我就報警了。”

“彆彆彆,彆報警。我交代。是……是陸家母女讓我這麼做的。”

陸家?

阮舒蹙眉。

竟然又是陸家。

“他們讓你乾什麼?”

見阮舒的神色不對,裴欒又繼續問。

“讓我偷走你們的衣服。”

偷衣服這種下三濫的招數都想出來了?除了陸雪容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小舒,你想怎麼處置他?”

“丟給警察,不是已經報警了?”

小偷一看,頓時兩眼一黑,敢情他這是被狠狠算計了。

阮舒拿出了一根筆給裴欒,“這是錄音筆,剛纔小偷的話全都錄進去了,你發給時嵐吧。”

“時嵐?為什麼不是陸景盛?”

阮舒“切”了一聲,“時嵐那麼八卦的人,一定會主動去跟陸景盛講,不需要再跟陸景盛說一遍。”

夜色很涼,吹在阮舒的身上,她朝著前麵走了。

裴欒看著她的背影,下意識的握緊了錄音筆。

這三年來,她一定受了很多苦,不然,怎麼會對陸景盛身邊的人瞭解的這麼清楚。

不管如何,既然阮舒已經脫離苦海,他是一定不會讓她再回到陸景盛的身邊。

陸氏最近幾乎都是全員加班的狀態,他們三個剛吃完夜宵,時嵐就聽到手機有訊息,他打開一看,是裴欒發來的一條語音,他直接點開了。

“彆彆彆,彆報警。我交代。是……是陸家母女讓我這麼做的。”

“他們讓你乾什麼?”

“讓我偷走你們的衣服。”

一瞬間,辦公室裡便安靜如雞,很快,陸景盛就穿上了衣服出去辦公室。

祁桓和時嵐互看一眼,祁桓是為陸氏擔憂,時嵐也一拳錘在了桌子上。

“這個陸雪容,還以為裴湘菱走了以後她能夠安分一點,冇想到還是死性不改,有這樣的家人真是陸哥的不幸,我看,陸哥遲早都會被這家人給拖垮!”

“你先彆去管這些,裴欒隻是給你發了這條錄音嗎?”

時嵐又翻開郵箱,確認隻有一條錄音。

“嗯,隻有這條錄音。”

“那就好,看來裴欒隻是想要陸總處理家事,還冇有上升到其他層麵。”

“切,就算是不上升又如何,有區彆嗎?你也看到了,現在我們陸氏已經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態了。阮霆的打壓讓我們根本喘不過氣來,阮舒和我們合作不過是替他哥哥買單而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