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陸雪容和陸母兩人臉色難看,陸母更是臉色鐵青,她盯著陸景盛,“那你趕快想辦法啊,總不能真的讓我和你妹妹去坐牢吧!”

“這個阮舒真是個小賤人,竟然敢把人送到警局去,看來她是不想要進陸家這個門了!”

陸景盛壓根冇想到能從自己的母親嘴裡聽到這樣的話,他徹底對陸母失去信心。

有這樣的母親,會教出什麼樣的女兒不用多想。

“你讓人去偷小舒的東西,事到如今還要怪小舒?”

“本來就是她的錯!她不是喜歡你嗎?不是一直倒貼你嗎?怎麼?得不到你的歡喜不得討好我這個婆婆?現在就衝她這幅樣子,我是第一個不同意她進陸家的大門!”

陸景盛點了點頭,算是徹底認清了自己的母親的真麵目。

“如果我執意要她進門呢?”

“那就彆認我這個母親了!”

陸母的態度堅決。

陸景盛這下才明白,自己的母親多麼的自私自利,她根本不在乎他的感情,隻在乎自己。

“這麼說,你兒子的快樂不是首要的,最重要的是要順了你的心意?”

陸母蹙著眉頭,隻覺得陸景盛的話是天方夜譚,她站了起來,衝著陸景盛冷笑了一聲,“笑話!這天下哪個兒媳婦不得孝敬婆婆?就衝著阮舒之前對我的那個態度,她還想要進我們陸家的大門?根本不可能!”

陸景盛接連點頭。

“是,阮舒對你的態度還不是取決於之前你對她的態度?哪怕你對她稍微好一點,她也不至於到了這種地步!”

陸母現在眼眶都紅了,她徹底急了。

“好,你現在就是為了一個外人和我吵架,是不是?你為了阮舒一個外人對我和你妹妹這種態度,傳出去是不是讓人笑話?你還知道你自己姓什麼嗎?你是陸家的人!”

“就是因為我是陸家的人,所以我現在才覺得丟臉,我竟然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陸母猛的瞪大眼,好像是終於明白陸景盛在想什麼似的。

“看來你不是因為要和阮舒合作才和她和好的,你是愛上她了。那你現在又來怪我們乾什麼?當初是你對她冷漠的!不是我們!”

陸景盛不說話,他自知理虧,眼底冇有一絲笑意,冰冷對眼神落在陸雪容的身上,“和我去警局。”

陸雪容一下子緊張對看著陸母。

“媽!我不要!我不要去那種地方!”

陸母一臉心疼,可畢竟陸景盛人高馬大對,陸母怎麼能攔得住。

“誰敢動我的女兒?!”

陸建華早就聽到了樓下的喧鬨聲,這個時候纔出來。

他從樓梯上下來,陸雪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下子朝著陸建華看去。

“爸!你快救我,哥哥他這個冷漠無情的傢夥竟然要把我送到警局!他根本冇有把我當作他的妹妹!”

陸建華已經下來,陸景盛的臉色依然冷漠到了極致。

“她如果現在不去,就等著警察過來抓人吧。”

“你說的什麼胡話?你連自己的妹妹都保不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