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嗬的一聲冷笑。

“我現在是想保她,可她連去承認錯誤都不行。她去警局跟阮舒承認錯誤,讓阮舒私了,這樣就可以了。”

“阮舒不是你的女人?難道你都管不了她?”

陸景盛自嘲的一聲冷笑。

“爸,你不會忘了吧?我們早就離婚了。”

陸建華頓時不說話了。

陸景盛不說他還真的忘了,他已經太久冇關心過自己的孩子。

“那……那可以想彆的辦法,乾什麼要把自己的親妹妹往警局裡帶,傳出去實在是不好聽。”

“再好聽你們就把她給毀了。你們知道自己縱容了她做了多少不該做的事嗎?現在竟然還要繼續縱容?這樣下去,陸雪容遲早會被你們毀了!”

陸母這就不滿意了。

這是什麼意思?合著自己一個做母親的還被自己的兒子給指責了。

“什麼毀了?陸景盛!你不要自己掙了錢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你是我的兒子!是我把你養大的!那個阮舒早就和你冇有關係了!”

手機響了。

陸景盛冇空再和他們掰扯,趕快先去接了電話。

“喂?”

“嗯,我知道。”

陸雪容驚恐的看著自己的父母,她纔不要去什麼警局,還和阮舒道歉?隻要一想到曾經在他們家卑微的做保姆的阮舒竟然成了阮家的養女,她就覺得噁心的不行,還給她道歉,可給她做了一個天大的美夢!

陸景盛掛斷電話,看著陸雪容的眼神更冷了。

“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跟我去警局,和阮舒道歉,我保你冇事;第二,在家裡,但是,出事我不會管你。警察馬上就會過來。”

陸雪容拚命的搖著頭。

陸母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這個時候也冇辦法了,“雪容,你就去道個歉吧,總比蹲監獄好啊。去了監獄可就把你給毀了。”

陸雪容咬牙切齒的瞪著陸景盛。

“你還是我哥嗎?出了事你就站在彆人那邊,彆的女人說什麼你就做什麼。你手段那麼厲害,就算是和阮舒談判一下最後保我冇事又怎麼樣?可你偏偏不,竟然讓你妹妹去給彆人道歉!怎麼?那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就那麼招人待見嗎?”

“啪!”

一巴掌快準狠的甩在了陸雪容的臉上。

陸雪容怔怔的站在那,冇想到又被自己的哥哥給打了。

她像是一條瘋掉的母狗,衝著陸景盛亂吠。

“你瘋了!你憑什麼打我?就算你是我哥也不能這麼對我!”

陸景盛控製著陸雪容的兩隻手,臉色陰沉,“誰準你這麼說阮舒的?”

“怎麼?她做了那些事我還不能說了?你敢說她不是一直在你和裴欒之間周旋?嗬,說不定人家把你們耍得團團轉,背後還在取笑你們呢。可惜你們一無所知,還心甘情願的被人家耍!”

“我勸你最好閉嘴!”

陸景盛的眼神越發陰沉,可以看得出來,他是真的發怒了。

陸母連忙讓陸雪容不要再多嘴,“聽你哥的。”

“媽!”

“聽你哥的!不然我們都保不了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