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阮舒說,“我暫時還不想向外界透露我的真實身份,所以隻想用予舍這個身份活動。”

對於這一點,裴欒表示也可以理解,當即點頭。

“公司還是由你代為管理,一些你決策不了的或者很難做決定的事情,都可以來找我。我雖然會專心發展時裝設計,但霆舒我也不會放著不管的。”

“這個好說,不過我幫你代為管理整個集團的大小事務,讓你能安心去追夢,你是不是得回報我點什麼?”

裴欒壞笑著看向阮舒,像個成了精的老狐狸。

阮舒掃了他一眼:“我哥給你的年薪還不夠高嗎?”

而且除了高額年薪外,還有分紅,說起來裴欒這幾年累積的身價應該也很不菲了。

怎麼還在跟自己哭窮?

裴欒無語:“誰跟你說我要的回報是錢了。”

“那是什麼?”

“錢我不要,我要的是你這個人。”

阮舒一下子抱緊自己,警惕的目光瞪向裴欒。

“你說什麼?”

裴欒的耳尖紅了,“你想到哪兒去了,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阮舒放下雙手,也不跟他演戲了,問:“那你剛纔還那樣說。”

“我是說過兩天的時尚活動,你要作為我的女伴陪我出席。”

“之前不是說過了嗎,我會以予舍的身份出席。”

“我知道啊。”

“那不就是了,我們到時候一起去。”

“一起去,和作為我的女伴同去,不是一個意思。”

阮舒不懂他在賣什麼關子,疑惑地盯著他。

“你不是號稱女朋友無數,還會找不到女伴?”

“反正,你就說你答不答應吧。”裴欒也不想跟她解釋那麼多了。

阮舒最後還是點頭:“行。”

“那好,你那天穿的衣服,我讓人拿給你。”

“你為我準備禮服?”

“對啊,既然作為我的女伴,我們當然要穿同款式的禮服,要有搭配纔好看!”

裴欒大聲說著,覺得這樣就能掩飾他的小算盤。

阮舒冇想那麼多,隻是道:“那還是我來準備吧。”

“嗯?”

阮舒嫌棄地打量著裴欒的穿著,“你的審美,讓人不敢苟同。”

“什麼意思,我這身明明很優雅帥氣啊。”

阮舒卻在這時甩出兩張設計圖,都是她自己設計的,正好是一男一女的正裝,非常有予舍的個人風格,精緻又得體,光是設計圖就讓人移不開眼睛。

裴欒眼睛頓時一亮:“這是……”

“予舍準備出的最新款高定禮服,之前已經放到網上去做過預熱了,這次我們穿去活動現場,有那麼多媒體在,正好打打廣告。”

裴欒:“……”

不愧是你,平平無奇的營銷天才。

但這對裴欒來說,卻是正中下懷,他冇有理由拒絕,當即便答應下來。

於是,兩天後。

天羽時尚慶典。

阮舒穿著由她自己親手設計並製作出來的高級定製禮服,挽著和她穿著同款男士禮服的裴欒的胳膊,充滿自信地走上了紅毯。

幾乎是在瞬間,兩人便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視線。

包括正得意洋洋和人炫耀漂亮首飾的陸雪容,以及前來找予舍大師的陸景盛一行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