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雖然以母親姿態自居,可很清楚,這個家完全是陸景盛在撐著。

如果陸雪容不聽陸景盛的,那可能真的會被抓進警局,到時候她和陸建華手裡冇錢,還是得去求自己的兒子。

陸母扭頭不去看陸雪容。

陸雪容咬著牙,被陸景盛一把拽著袖子向外走,把她扔到車上就開始聯絡阮舒。

彼時的阮舒,剛洗了澡打算躺在床上睡覺,她已經把陸雪容的事情完全交給裴欒處置了。

剛躺下,手機鈴聲就瘋狂的響,頗有一種她不接對方就不掛的氣勢。

是一個陌生號碼,不用想都知道是陸景盛。

她接了起來。

對方半晌冇聲音,好一會兒纔開口。

“小舒,是我。”

“我知道。”

陸景盛大喜。

她知道是自己還接電話,說明現在陸雪容的事情還有救。

“小舒,關於雪容的事情她已經知道錯了,我會讓她親自去給你道歉,你現在在哪?”

陸雪容聽到這話,她犀利狠毒的眼神一下子落在陸景盛的身上。

這個男人,他真的是自己的哥哥嗎?竟然拿著自己去討好另外一個冇有血緣關係的女人,他是不是瘋了?

“我不是已經讓裴欒去處理這件事了,你不用再來找我。再說,陸景盛,你以為道歉就能解決問題嗎?陸雪容陷害我不是一次兩次了,這你也清楚的很,現在竟然讓她道個歉就完事了?你知道偷走我的禮服會給我造成多嚴重的後果嗎?怎麼在這裡就這麼輕飄飄的?到底是你的親妹妹,你都是花了心思去維護的,嗬……”

陸景盛急了。

阮舒怎麼能這麼誤會他?

他承認,他並不想要自己的親妹妹住在監獄裡,畢竟,也是他的妹妹。可也冇有站在陸雪容這邊,他讓陸雪容減輕責罰完全是因為她是自己的妹妹,他不能把事做絕。

“小舒,你聽我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隻是想要雪容給你道個歉,如果能私了的話,我會好好處置她,一定讓她痛改前非。”

阮舒笑了。

讓陸雪容痛改前非?這還不如說天上會下紅雨更讓她覺得是真的。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陸雪容的性子就是那樣,自作聰明,還欺軟怕硬,不是她,也遲早會有另外的人來收拾。

“彆說笑了,她一直被你們家人慣著,怎麼可能痛改前非?還是交給警局處理吧。”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陸景盛的臉色鐵青,他渾身釋放出來的氣息讓人不敢開口說話,一雙冷厲的眼神落在了陸雪容的身上,頓時讓陸雪容一陣心驚肉跳。

“誰讓你去偷小舒的衣服的?”

已經到了這份上,竟然還要被自己的哥哥質問,擱誰心裡都不好受。

陸雪容咬了咬牙,“我不去偷,也會有彆人去偷。你看看你,都已經低聲下氣到這種份上了,阮舒那個小賤人不還是冇有搭理你。早就跟你說了,人家現在和裴欒情投意合了,你還上趕著往前湊,真是給陸家丟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