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給我閉嘴!”

陸景盛低沉的聲音十分嚇人,陸雪容像是知道自己一定會被哥哥解救出來似的,一點都不害怕,她隻是冷哼了一聲,雙手抱胸在懷,一張臉上寫滿了不屑。

閉嘴就閉嘴,她才懶得去搭理那個隻會跟男人告狀的阮舒,她會讓自己的哥哥明白,就算是她不靠男人也能活,她可比那個阮舒要強多了。

到了警局,時嵐和祁桓早就等在那裡,兩人的臉色都算不上好看,畢竟剛纔碰了釘子。

時嵐跟裴欒聯絡,裴欒隻通過郵件告訴他一切都交給警局處理,甚至電話都不接,這擺明瞭是要公事公辦,根本不打算私了。他們也冇想到阮舒竟然會態度這麼強硬。

陸景盛看兩人的兩人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恨鐵不成鋼的瞥了一眼身後站著的陸雪容,“時嵐,你先看著她,我去找小舒。”

“我?”

時嵐瞪大眼睛指著自己,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

陸景盛冇空理他,已經匆匆上車離去。

他現在要趕快去找一下阮舒,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最好是能說服阮舒私了,放過他妹妹這一次。

時嵐看著陸景盛的車已經離開,又看了一眼旁邊站著的陸雪容。

這個女人每次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雖然穿著高檔的禮服和衣裙,畫著精緻的妝,可一開口說話就暴露了她的修養,和真正的名門閨秀差遠了。偏偏她很會投胎,和陸景盛成了兄妹,不然,誰會多看她一眼?

“喂,跟我們一起進去吧,不然,警察一會兒也會來找你的。”

陸雪容冷哼了一聲,“找就找?反正哥哥會給我安排好一切,不過是一個阮舒而已,也能把你們耍得團團轉?真是丟人!”

說完,就朝著警局裡走。

“你……”

時嵐盯著陸雪容的背影,要不是看在她是陸哥的妹妹的麵子上,他早就要罵人了。

“這種女人,真不知道是什麼造化才成了陸哥的妹妹。”

祁桓的臉色也不好看,“行了,我們進去吧,畢竟陸總吩咐的,不要讓陸雪容出了亂子才行。”

“她能不出亂子?你放心,就算是我們看著也會出亂子的。”

時嵐眼底全是對陸雪容的瞧不起。

祁桓瞪了他一眼,他馬上伸手捂著自己的嘴巴,“行了行了,我閉嘴還不行嗎?”

就算是他閉嘴也改變不了陸雪容是個闖禍精的事實。

陸景盛好不容易到了阮家的門口,卻被門口的保安給攔了下來。

“陸先生,我們家少爺說過,不允許您到這附近轉悠。”

陸景盛:“……”

這個阮霆對他的戒備還真是大。

“我是有要緊的事情要找阮舒,還麻煩通報一聲。”

“對不起,我們少爺不允許,您還是請回吧。”

陸景盛給阮舒打了無數個電話,阮舒根本不接,等過了一會兒,他看到一輛車子在門口停下,從車上下來的正是阮霆。

阮霆這個人給人的壓迫力極大,尤其是他不苟言笑的樣子,好像是一個眼神就能讓人害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