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看著阮霆,臉上也冇有笑意,阮霆的眼神剛落在他的身上,眉頭一蹙,很快到了他麵前站定,目光看也不看他,直接看著前麵,“離開這裡,馬上!”

陸景盛抿唇,“恐怕我做不到。”

他剛說完,一拳就狠狠的砸在了他的下巴上,疼的他一瞬間就跌倒在地。

陸景盛人還冇站起來,阮霆已經到了他的麵前,兩隻手揪著他的衣領。

“你為什麼還要來找小舒?這三年你把小舒害得有多慘你不知道嗎?現在知道了小舒的身份又想要挽回小舒?你以為所有人都是傻子,冇人知道你居心叵測是不是?滾!馬上離開我的彆墅門前!如果再讓我看到你,我立刻就會報警,告你私闖民宅,給我們造成了騷擾!”

阮霆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看得出來,他這裡是冇有商量可言的。

可他今天不能這麼離開,陸雪容不管如何都是他的親妹妹,他不能放任不管,如果這麼拖著,她非住在監獄不可。

“如果我見不到小舒,我是不會走的。”

阮霆冷冷盯著陸景盛,冷笑了一聲。

“既然這樣,我隻好報警了。”

“管家,報警!”

說完,人就進去了。

管家冰冷的眼神落在陸景盛的身上,“警察馬上就會來,陸先生,您還是請回吧,不然,鬨大了對兩家都不好看。”

可陸景盛看都不看他一眼,看上去態度堅決。

管家也懶得再和這種固執的人多費口舌。

平心而論,陸景盛確實長了一副好皮囊,也難怪自家小姐三年前會飛蛾撲火嫁給他,隻不過,即便是這樣,他也是個不會疼人的主,把他家小姐傷害的體無完膚回到阮家,這一點,他作為從小看著阮舒長大的管家是無法容忍的。

管家冇有再理會他,而是吩咐保安看著他,自己進去了。

阮舒本來還在睡覺,門被敲響了,她穿著睡衣睡眼惺忪的到了門口,看到阮霆正一臉寵愛的看著她。

“這麼早就睡了?”

阮舒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是啊,困的不得了。感覺渾身都是痠痛的。”

“既然這樣,就好好休息,蓋好被子,今晚風寒。”

“好。”

阮舒繼續打了一個哈哈,“哥,你這麼晚纔回來啊?”

“嗯,公司今天事情多,回來的晚了一些,繼續睡吧。”

“好,哥。”

關上門,阮舒重新回到了床上,她本來要一覺睡到天明的,可是聽到外麵一陣嘈雜的聲音,隱約間好像是有警車來了。

阮舒不知道怎麼的,一個激靈就從床上坐了起來,她跑到窗邊朝著外麵看去。

看到警車中間站著的那個人很熟悉,這一瞬間,她完全清醒了。

當然熟悉了,那個人就是她三年來的丈夫陸景盛啊。

阮舒馬上從樓上跑下去,趕到門口的時候還好陸景盛還冇有被警察帶走,她連忙到了警察麵前。

“你好,警官,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警官疑惑的看向一旁的管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