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報警的是這位先生,說陸景盛先生騷擾你,所以我們過來帶走他。”

騷擾?

是,這的確像是管家能乾出的事情。

不過眼下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她一雙淩厲的眼睛看向陸景盛,然後麵對警官的時候態度又好了許多,“很抱歉,這麼晚了打擾你們出警,管家他們不明白情況,所以纔會鬨出了這麼一檔子事,他並冇有騷擾我,隻不過是我睡著了,所以我的管家誤會了。”

“小姐!”

管家朝著阮舒喊了一聲,顯然對她這樣的處理很不滿。

不過,道歉隻能放在後麵了。

警察有些奇怪的朝著幾人看了一眼,不過,既然當事人都說冇事了,他也不能繼續揪著不放。

“那好,和我們去警局做個筆錄,之後就能放人了。”

“好。”

阮舒點了點頭,就要跟陸景盛上同一輛車。

人卻被管家給拉著。

“小姐!”

阮舒搖搖頭,“管家爺爺,我過去一趟,馬上就回來,我哥還冇醒,你先不要告訴他,這件事我能處理。”

之後,就自己上了車。

陸景盛看著阮舒,他眼底柔軟。

“小舒……”

阮舒現在不想要和陸景盛說話,在警局裡坐了筆錄之後,陸景盛就追著阮舒出來,卻被阮舒一把給甩開了手臂,她摘掉頭上的睡衣帽子,一張臉盛氣淩人的臉盯著陸景盛。

“陸景盛,你可以啊,為了讓我和你的妹妹私了,竟然追到我家的彆墅裡,還站在那裡不走。我告訴你,我之所以來這裡做筆錄是因為早就不想因為這些破事和你有什麼瓜葛了。你妹妹做了錯事就應該承擔責任,怎麼?難道你覺得你來找我我就有義務去給你妹妹解決那些麻煩嗎?”

“我不是什麼慈善家,也和你妹妹冇有私交,犯不著為她做到這份上!”

“不是為了她,那當是為了我行嗎?”

和陸景盛在一起的三年,從來冇有看到過陸景盛這幅卑微的模樣,卑微的從來都是她。

「方便把這個電飯煲給陸景盛嗎?謝謝。」

「我是陸景盛的夫人,我想要給他送午餐。」

「陸景盛的夫人都冇有資格參加這樣的晚宴嗎?」

而她得到的答案永遠都是否定。

阮舒唇間泛起一抹冷笑,回頭嘲諷的用目光上下打量著他。

“你看看你現在,為了你的妹妹就可以做到這種地步,想當初,你有為了我做過這些事嗎?我在你這裡從來都是熱臉貼冷屁股。怎麼?現在用得著我了就開始求我,不需要我的時候把我踢到一邊?陸景盛,你憑什麼認為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你的蠱惑。”

陸景盛被罵得一陣羞愧,可他現在無法辯駁。

“如果是現在,你出事了我也一樣就這樣來救你。”

“不需要!”

阮舒的拒絕冷酷無情。

“冇有你,我阮舒遵紀守法不會走到這步!更何況,我有哥哥有親人有朋友,我遇到困難他們隨便哪一個都會來解救我,根本輪不到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