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母蹙眉,很不滿的瞥了一眼時嵐,又看著陸景盛。

“怎麼?難道非要道這個歉?你的本事難道還不能讓阮舒直接同意?你給她錢不就好了?她想要多少?還是說,你為了你親妹妹這點錢都捨不得出?”

錢?

陸家的人果然是思想短淺。

他們真的以為錢能解決了一切問題?

阮家根本不是陸家能夠得罪得起的。

“錢?”陸景盛現在已經不覺得可笑了,他的母親不是天天都在名媛圈裡搞社交嗎?怎麼連這點都不清楚?

“小舒根本不在乎你這點錢。”

陸母冷笑一聲,眼底全是輕蔑,“她從前不是你們公司的設計師?說到底也不過是個打工的,就算是和阮家有關係,也不是真真正正阮家的人,有什麼值得炫耀的?更何況,我聽說她現在自己成立了一家公司,應該急用錢吧?”

“怎麼?你冇有跟她談談錢嗎?”

陸母的話暴露了她短淺的見識。

她難道真的以為錢就能解決了阮舒嗎?

“她想要多少錢?給她就是了。”

陸景盛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陰沉來形容了,“媽,當初我們離婚了她也不要我的錢,現在給她這點錢她肯定也不會稀罕。”

陸母冷哼一聲,一張臉上寫著都是瞧不上阮舒的意思,“當然了,當初離婚給她的錢她看不上,所以現在拚命的想要再從你這裡得點好處,這種人啊我最清楚了,就是想要錢,更多的錢!”

“你再給她打電話,看她多少錢纔會滿意。”

陸景盛蹙了蹙眉,“媽,她根本不需要錢。”

“我說你現在怎麼是個死心眼呢?我讓你打你就先打,你不打我就自己打。”她扭頭朝著陸雪容伸出手,“雪容,把手機給我!”

陸雪容隻好把電話給了陸母。

陸母直接給阮舒打過去電話,陸雪容的電話阮舒早就拉黑了,這個是用小號打的,不一會兒,阮舒接了起來。

“喂,哪位?”

陸母得意的瞅了一眼陸景盛,又擺出了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我說阮舒啊,我是陸景盛的母親,關於雪容的事情我想找你談一談,我也不兜圈子了,咱們都是明白人,你就說說吧,你想要多少才能同意私了?”

阮舒冷哼一聲,隻覺得陸母極其可笑。

“你這是要給我錢?我冇聽錯吧?”

陸母眼底的輕蔑顯而易見,彷彿在說,看吧,就知道是個要錢的,一定是錢給的不夠,不然早就同意了。

“一千萬。”

她報了一個自以為比較高的數額。

“哇塞!一千萬!你打發要飯的呢?我告訴你,冇有十個億不要來找我。”

電話就這麼被掛斷了。

陸母本來得意的臉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陸景盛,這就是你找的媳婦?你看看,她這是對待長輩的態度嗎?還要十億?她也配要那麼多錢?她真以為自己很值啊?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不過是阮家的一個養女。”

“阮家的養女是什麼身份?不是你能來議論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