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轉過頭,裝作根本冇看到。

他們都已經離婚了,他怎麼樣和她有什麼關係?她根本不用回頭,可過了許久,再朝著後視鏡看去,卻發現一輛車停在了陸景盛的身旁,下來的竟然是秦綠薇。

她走到陸景盛的身旁,攙扶著陸景盛上了車。

阮舒死盯著那一幕,發出了一聲冷笑。

他就說,陸景盛根本就是裝的,什麼非她不可,什麼求婚,不過都是演技,她竟然還真信了。三年的時間難道還不夠她打破對他的濾鏡嗎?

時至今日,她竟然還在執迷不悟。

阮舒再也不肯甩出一個眼神給陸景盛,她直視著前方,努力把陸景盛那個人從腦海裡遺忘掉。

不就是一個陸景盛嗎?她何必花心思在他的身上?

陸景盛的胃疼得厲害,卻還是能夠區分阮舒的氣息,他一回頭髮現是秦綠薇,尤其是看到她嘴角的那抹得意的微笑,一瞬間沉了臉,甩開了秦綠薇的手,他一本正經的嚴肅的站在一旁。

“你來乾什麼?”

秦綠薇得意一笑,“我要是不來,你不是得疼暈過去?”

“不至於。”

陸景盛話是這麼說著,可他的臉色蒼白,一看就是疼得厲害。

秦綠薇凝視著陸景盛,見他臉色發青,即便是這樣,卻還是透著一股蒼白的美感,這個男人,無論從哪個方麵來看都符合她的審美。可偏偏會鐘情於阮舒那個女人,她究竟比阮舒差在哪裡?

秦綠薇的眼底閃著妒忌的火花,她死盯著陸景盛,冷笑了一聲。

“彆看了,阮舒是不會回來的,那輛車已經走遠了。”

陸景盛冷漠的瞟了秦綠薇一眼,“跟你無關,那是我和小舒之間的事情。”

“現在她連搭理都不搭理你,更何況,已經是前妻了,你何必一腔熱血全都撲在她身上?這世上的女人千千萬,難道你就隻看到她一個人的好?更何況,你們三年的婚姻裡你可不曾多看過她一眼,怎麼離婚了反而追在她的屁股後麵,這麼勤勉?莫不是真應了大家的那句話,你是因為她是予舍所以才追著她的?”

“我警告你,莫須有的事情不要隨便亂傳。曾經是我對不起阮舒,但我現在追她是因為想要和她在一起,而不是因為她的身份。”

陸景盛的語氣嚴肅到了極點。

秦綠薇雙手叉腰,很不屑的瞥頭看著一旁,顯然根本不相信陸景盛的話。

真心想要和阮舒在一起?

既然是真心,為什麼三年的時間冇有真心?為什麼阮舒是糟糠之妻的時候冇有真心?反而阮舒現在有了知名設計師的身份纔有了真心?恐怕這真心裡參雜了不少的利益吧?

陸景盛本來想要走,但想到秦綠薇的為人又停了下來,墨色的眸子沉沉的盯著她。

“你怎麼會在這?這是阮舒的家。”

“我來這裡也用得著和你報備嗎?陸先生是我什麼人嗎?”

秦綠薇戴上了墨鏡,重新上了車,她搖下車窗,“我看陸先生現在不能自己開車,等你的助理過來恐怕也要一段時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