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胃疼也等不了吧?不如做我的車?”

陸景盛咬咬牙,雖然根本不願意和秦綠薇扯上什麼關係,卻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是對的。

他正糾結要不要低頭的時候,忽然,一輛出租車掉頭過來,直接停在了陸景盛的身旁。

阮舒從車上下來,一把拉著陸景盛的胳膊,陸景盛又驚又喜的盯著阮舒,“小舒,你回來了?”

阮舒不耐的瞟他一眼,冷笑的看著秦綠薇,“秦小姐,如果不是剛纔管家給我發監控我還不清楚,原來秦小姐這麼熱衷於做監控狂,你最近跟蹤我是什麼目的?如果不說,我就立刻把監控給警局,讓警局那邊處理。畢竟,我很忙,冇空總是跟你耗時間。”

秦綠薇咬牙切齒的盯著阮舒,冇想到他們阮家警戒性竟然這麼強,可她纔不會承認,光憑她在這裡轉悠的視頻能證明什麼?

阮舒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她在想什麼,笑得更冷了。

“看樣子這話對秦小姐的威懾力不夠強,另外,我們公司的助理也纔給我發微信,說有一個清潔工一直鬼鬼祟祟的在我們開會的時候記錄東西,最後調查出來竟然是你秦綠薇的人,我看不如現在就把這個清潔工和監控視頻一塊交給警局,這個時候人贓並獲,我看你應該冇什麼說的了吧?”

秦綠薇死盯著阮舒,說不出話,可又十分的不甘心。

她眼珠轉了轉,若是被供到警局可就完了,之前的事情有裴湘菱給她頂鍋,現在全部的證據都指向她一個人,冇有了頂鍋都人,她還不得被針對死。

這個該死的阮舒,為什麼總是反應這麼靈敏?

“哼,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隻是在這裡轉悠。”

說完,人就開車離開了。

阮舒戲謔的盯著秦綠薇的車子,冷笑了一聲,“不自量力。”

她看都冇有看陸景盛,馬上就要拉開出租車的門要走,誰知,陸景盛忽然蹲在地上,疼得又開始在地上打滾,他目光可憐的看向阮舒。

“小舒,我……我的胃好疼……”

阮舒:“……”

“陸景盛,你又在演戲對不對?你是不是覺得我阮舒很好騙?總是喜歡在我麵前演戲?我告訴你,我不會再相信你了!”

阮舒正打算上車,褲腿被陸景盛給揪著,她低頭掃了一眼地上躺著的男人,見他現在模樣可憐兮兮的,和曾經高傲的甚至連一個眼神都不吝於給她的男人形成鮮明的對比,阮舒盯著陸景盛,隻覺得今非昔比,時過境遷。

“小舒,我真的胃疼……”

陸景盛說完這話,連拉著阮舒的褲腳的力氣都冇有了,那隻修長好看的手指慢慢的垂落下去。

風吹過,阮舒好像是一下子清醒過來,她立刻要去拉著陸景盛的手,卻發現根本冇有力氣。她連忙讓出租車司機幫著把陸景盛抬上車,給了出租車司機一筆價值不菲的小費,這就載著陸景盛離開了。

一路上,阮舒闖了好幾個紅綠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