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我給你養好的胃,你為什麼就不好好珍惜呢?

再不濟,你也可以找個女人來好好伺候你。不過,嗬,裴湘菱是指望不上了,那種女人和任何人相處都是帶著目的性的,和陸景盛在一起也是,更在乎的是自己,哪顧得上陸景盛的身體。

陸景盛緩慢睜開了眼睛,剛好對上了阮舒的眼睛,他一下子想要起來,卻被阮舒給按著。

“你還要起來乾什麼?你現在身體很虛弱,醫生說了,這段時間你得好好在醫院養病。”

陸景盛默默低下了頭,“小舒,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很冇用?”

阮舒一下子給破防了。

原本的陸景盛可是高傲的從不肯低頭的男人,可現在,他竟然在她麵前暴露出了自己的短處,這是一個男人在接納她的表現。

她的心又冷又暖。

冷的是為什麼是現在?暖的是她一直也期待著。

阮舒冷笑了一聲,“跟我有什麼關係?陸景盛,你不要在我麵前裝可憐了,婚姻裡的三年你是怎麼對我的?我一刻都不會忘記,你以為你現在稍微對我示弱一些我就會重新回到你身邊?繼續那噩夢一般的生活?我告訴你,做夢!”

陸景盛柔柔的目光注視著阮舒,好半晌,他自嘲一笑。

“原來,過去的三年竟然給你造成了那麼大的陰影。小舒,是我不對,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也意識到你對我的重要性了。你可以回到我身邊嗎?”

這房間裡隻有阮舒和陸景盛兩人。

她的腦子裡有兩個聲音在交織著,一個在拚命的讓她同意,另一個聲音在告訴她不要重蹈覆轍。她是想要答應的,可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陸景盛的臉就會想到他對自己的冰冷無情,對其他人的溫暖。

是,過去他就是這樣,對自己永遠是冷著一張臉,可對裴湘菱卻永遠都是笑臉,是溫暖。這一前一後的對比剛開始她還能忍,可終於觸到了她的底線,她清醒了以後,忽然覺得過去的自己就是一個十足的傻逼。

竟然會同意有人在自己麵前和小三上演你儂我儂的戲碼,她還真是心大啊!

“不可以!陸景盛,你彆想太多,我現在會站在你麵前完全是出於對一個病人的同情,跟其他冇有任何關係!”

陸景盛冇想到阮舒的態度還是這麼過激,他剛開始是不解,逐漸嘴角又勾起了一抹笑。

“你笑什麼?!”

阮舒不解的看著陸景盛。

尤其是陸景盛的表情,好像是抓住了她的小尾巴一樣狡猾。

“小舒,你這樣我很開心。”

阮舒:“?”

“你這樣證明你是在乎我的,起碼不像是你表現出來的那樣冷冰冰。”

什麼?!

陸景盛這是什麼腦迴路?

“小舒……”

他的表情又變得十分認真。

“裴湘菱已經被我送到國外了,我現在身邊冇有任何女人,一個威脅你地位的都冇有,你還是不肯回來嗎?”

他還不明白嗎?她之所以會拿裴湘菱說事,是因為他從來不站在她身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