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看著祁桓,“祁桓,你見過真正的阮家小公主嗎?”

祁桓搖頭,“冇有,阮家小公主的身份太過神秘,阮霆又把她保護的太好。在圈子裡我們所有人都是聽的傳言,但是從來冇有見過本人。”

祁桓默了默,“陸總,你該不會是懷疑……”

陸景盛不說話。

時嵐也不是傻子,這個時候也知道兩人在打什麼啞謎,他目光在兩人身上來迴遊移,總算是明白了兩人想要表達的話。

“你們胡說什麼?該不會是懷疑阮舒就是阮家小公主吧?”

祁桓和陸景盛對視一眼,誰都冇有開口說話。

時嵐冷哼了一聲,“你們兩個想什麼呢?阮家小公主叫阮雲舒。而且,如果阮舒真的是阮雲舒,就憑阮霆那種護妹狂魔難道會允許自己的妹妹嫁到陸家做三年的保姆?”

剛說完,忽然感覺到一道森冷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他馬上察覺到這是陸景盛,下意識的扭過頭,嗬嗬乾笑了兩聲。

“我是隨便說的,隻是順口一提。”

說完,額頭上還不禁冒出了幾滴冷汗,他最怕陸景盛盯著自己了,陸哥渾身都會釋放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好像是要把他亂箭射死一樣。

陸景盛收回了目光,這正是他覺得奇怪的地方。

阮舒,阮雲舒,兩個人的名字隻差一個字。如果阮舒真的是阮家小公主,那阮霆更不會讓阮舒回到他身邊了。

他希望不是。

“陸總,那公司現在怎麼辦?”

陸景盛蹙了蹙眉,“我會想辦法。”

“陸哥!”時嵐一下子站了起來,“難道身體真的比公司重要嗎?你現在可以告訴我和祁桓該怎麼做?公司我們先撐著,這一段時間你就先在醫院裡養著,不然你身體垮了,那公司再壯大有什麼用?”

“可陸氏上上下下都是靠著工資吃飯,如果陸氏真的不行了,這麼多的員工就失業了,現在已經不是我的身體的問題,還有我身上的責任。”

時嵐說不出話來了。

這也是他們這群兄弟一直欽佩陸景盛的原因。因為陸景盛和他們不一樣,如阮舒所說,他們這群人不過是投胎投的稍微好一些,比起普通人來說從小生活富足,吃穿不愁,所以很容易就飄飄然了,可若是跟真正厲害的人相比,他們不過是上不了檯麵的狗肉丸子。

陸景盛不僅出身好,還有能力,肯努力,他們自然願意聽他的。

祁桓看著陸景盛。

“陸總,有什麼吩咐,您儘管說?”

“你們先做好予舍的新品釋出會,既然予舍已經同意跟我們合作,我們就先把予舍的牌子打出去,之前的宣傳再加大一些力度,最好想一些非常有噱頭的東西來吸引大家,這些交給宣發部,這段時間我會給你們進行視頻會議,我就在醫院辦公,公司就先辛苦你們兩個了。”

“不會,陸總。”

時嵐也點了點頭,“陸哥,我們能做的都會做。”

陸景盛微微勾了勾唇,然後目光不由得又神思了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