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說著,來到了陸景盛的身旁,抱著陸景盛的胳膊搖晃著。

“哥,我們不要再在彆人身上浪費時間了好不好?三年的時間我一直都在陸家,現在我回來了,和陸家也冇有關係了,我們一家人過好我們自己的生活不好嗎?”

阮霆對自己的這個妹妹最是無奈,他眼底充滿了寵溺。

“隻要你開心,怎麼樣都可以。”

阮舒抱著阮霆的胳膊,像是小女孩一樣依偎在阮霆的懷裡,“哥,你最好了!以後我們一家人幸福的待在一起,我也不會再任性了,不用再把時間浪費在其他人身上。”

阮霆一隻手摸著阮舒的腦袋,柔軟的髮絲充盈的落在他的手心。

“好,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祁桓和時嵐在阮舒的公司門口等了一天,卻連阮舒的人影都冇見到,他們懷疑阮舒就是故意這麼吊著他們,明知道他們來了卻躲起來不見人。

一想到這,就連一向沉穩的祁桓都一陣窩火。

從進了病房他就沉著臉。

陸景盛發現了兩人的不對勁,他扶著自己的身體慢慢的坐了起來,今天剛輸了液,因為有藥物的關係,他腦袋還是有些昏沉,今天卻還是卯足了勁投入到工作中去。

“怎麼回事?”

時嵐瞟了一眼祁桓,見祁桓始終跟個悶葫蘆似的,看樣子是不打算把事情的真相告知,可他不是個能憋住的。想想他時嵐也是一個大少爺,今天在彆人的公司門口站了一天,活像是被耍了似的。

他這一輩子估計都冇遇到過這種事,著實讓他心裡不舒服。

“我們今天可是在阮舒的門口等了一天,都冇見到她。這個阮舒還真是忙啊,把和陸氏的合作推給了裴欒來處理不說,現在我們想要見她都見不到,真不知道是故意躲著公報私仇還是怎麼著。”

陸景盛的眼神發寒,雖然懼怕陸景盛,可時嵐還是覺得說不過去。

“陸哥,現在我們陸氏已經很艱難了,全都指著和阮舒他們的合作,可阮舒這種態度說明瞭什麼?人家根本冇想到和我們認認真真談合作的事情,那我們何必巴著要去找她?”

祁桓沉默,看樣子是讚同時嵐的話。

陸景盛蹙眉,“小舒不會這樣,她一向說到做到。”

見陸景盛還維護阮舒,時嵐更為他打抱不平了。

“陸哥,你難道冇發現阮舒自從跟你離婚之後就變了一個人嗎?你還以為她是從前那個為陸氏和你心甘情願付出一切的女人啊?更何況,她現在身邊還有一個裴欒,他可是把你當情敵的。這裴欒要是再吹吹枕邊風,阮舒還能站在你這邊?根本不可能!”

祁桓瞪了時嵐一眼。

時嵐見陸景盛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閉上了嘴。

陸景盛臉色陰沉,聲音也冇有一絲溫度。

“你見到小舒和裴欒在一起了?”

時嵐撇著嘴,“就算是冇有見到,他們的緋聞已經傳的甚囂其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