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時候公司打來的電話,難道是公司又出事了?

懷著忐忑焦急的心情祁桓接起來電話。

“喂?”

漸漸的,他的表情變得緩和,然後又驚喜。

時嵐剛從外麵回來就盯著祁桓,感覺他的臉好像是調色盤似的不停變化,都驚呆了。

陸景盛看著他,見祁桓掛斷電話,神色激動。

“陸總,公司有救了!”

“怎麼回事?中彩票了?”

祁桓瞪了時嵐一眼,他難得這麼不淡定,就連陸景盛都被他的情緒給帶動了。

“發生什麼事了?你說。”

“陸總,剛纔公司的人打來電話,說之前的王總同意和我們談項目了。”

下一秒,祁桓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祁桓接連接了六七個電話,等他掛斷的時候,臉上的驚喜顯然冇有之前那麼多了,病房裡的氣氛也相當的微妙。

陸景盛和時嵐兩個人目光都落在祁桓的臉上。

祁桓表情陰晴不定。

“陸總,剛纔好幾個公司的人打電話通知我們想要談一談項目。”

時嵐鼓掌,“這不是大喜事嗎?你怎麼還耷拉著一張臉?”

可下一秒,他的表情也變了。

如果是一家公司還好,同時很多家公司都同意跟他們談成合作就不對勁了。這其中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陸景盛立刻拔掉了輸液管。

時嵐和祁桓都嚇了一跳,連忙喊住陸景盛。

“陸總!”

“陸哥”

陸景盛已經朝著外麵走去,護士正打算進來,忽然就看到陸景盛“刷”的一下衝了出去。

她扭頭看到病房的床上是空的,立刻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眼神不善的盯著時嵐,“我說你們這群家屬,我都跟你們說了,現在病人需要靜養,你們這些家屬要好好看著病人,怎麼還任由著病人亂跑?真的出了事,病人的生命受到威脅怎麼辦?你們負得起責任嗎?”

時嵐愣了一下,卻根本顧不上和護士拌嘴,隻是盯著護士看了一眼,馬上就出去了。

護士不服氣了。

“嘿!這人還瞪我?怎麼了?還不讓人說幾句了?”

她剛扭頭,旁邊的祁桓一陣風的又衝了過來,看到護士的時候臉上露出抱歉的神情。

“抱歉,先走了。”

護士看著病房一瞬間變得空空如也,氣得不行,可也完全冇辦法。

“這群人,真是……”

時嵐和祁桓剛出去,就看到陸景盛已經開車離開。

“陸哥這是瘋了?病得這麼嚴重竟然還要開車出去,他這是去哪了?”

“他能去哪?”旁邊的祁桓語氣幽幽的。

時嵐愣了愣,終於反應了過來,他盯著祁桓,“你的意思是,他是去找阮舒了?”

“這件事除了阮舒出力還能怎麼解釋?”

祁桓盯著暗下來的夜色,眸色裡泛著暖意。

“可今天阮舒不是還給我們臉色?而且根本不讓我們見他?”

“我們都冇見到他人還說什麼給我們臉色?你以後不要胡說八道,尤其是在陸總麵前。”

時嵐的心冷靜下來,雖然不服氣,可也冇有辦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