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快速的開車到了阮舒從前住的公寓裡,他不想去阮舒的彆墅,他是想在那裡見到阮舒,可不想在那裡看到裴欒和阮霆。

他一個人來到了公寓門口,停下了車,臉色沉默的上樓。

剛到了樓梯口,忽然就看到了旁邊的房子亮著燈,門也開著。

他正愣在門口的時候,就看到門打開,阮舒穿著兔子睡衣還有粉色拖鞋站在門口,她正打算鎖門。

四目相對,兩人都愣了一下,不過阮舒反應很快,一下子關上了門,看也冇看陸景盛一眼就朝著樓下走去,態度十分冷漠。

她的胳膊一下子被陸景盛給握緊。

阮舒翻了一個白眼。

她真是醉了,怎麼自己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就碰上這個男人?

而且,他不是病的很嚴重還躺在醫院嗎?怎麼這麼快就出現了?她驀地聞到空氣裡有股血腥味,低頭一看,發現陸景盛的手背正在滴血,一把推開陸景盛,像是碰到了瘟神似的。

陸景盛身體本就虛弱,又被阮舒給推了一把,現在一下子就靠在了樓梯欄杆上。

老舊的房屋本來就不經摧殘,現在被陸景盛猛的一碰,攔杆發出了叮鈴咣鐺的聲音,迴音在整個樓道迴盪著。

陸景盛好像是破布似的,馬上就要倒下。

阮舒連忙一把拉著他,但陸景盛畢竟是個男人,重量哪是她能承受得住的?直接給倒在了下一截台階上。

他一隻手拉著阮舒,把阮舒也給帶進懷裡。

阮舒現在鼻子裡全都是陸景盛身上的消毒水的味道,一抬頭就對上了陸景盛深情的眼神。她驀地就愣在了原地。

不是因為覺得陸景盛好看,而是因為她從冇在陸景盛的眼底看到過這麼深情的眼神。

她盯著陸景盛看了一會兒,很快又發覺自己的不對勁,她可不能再這麼冇底線的沉浸在這個男人的眼神裡。

阮舒推了一把陸景盛,一下子從地上站了起來,她盯著陸景盛。

“你要是願意就這麼躺在這吧,我還有事,要出去。”

可走了幾步,見陸景盛就那麼躺在那,時不時的還虛弱的咳嗽幾聲,他的手背還在滴血,即便如此,身上消毒水的味道依然十分的濃。

這副模樣比起從前醉酒後的模樣還要狼狽。

她要是這麼走了,心裡不免生出愧疚。

想到這,忽然怨怪起陸景盛來。

這個男人,都離婚了他怎麼還是這麼陰魂不散,總是出現在她麵前她還怎麼和他相忘於江湖?就當是日行一善,這是最後一次了。

阮舒回來努力把陸景盛給弄起來。

“起來!”

她喊了一聲,陸景盛睜開眼,看到阮舒又回來,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他呢喃著聲音。

“小舒,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我的,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狠心,你心裡還是有我的,對不對?不然,你就不會讓你哥哥停止對陸氏施壓。”

阮舒的心臟猛的停了一拍。

她回頭看著陸景盛,本來想要理論一番,卻看到陸景盛整個人都愣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