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因為裴湘菱,她已經被送到國外了。小舒,冇有人會礙你的眼了。”

“真的隻是因為她嗎?一個裴湘菱你可以送到國外。你的父母,你的妹妹,你可以把他們都送到國外嗎?他們可是跟你一脈相承的親人,有著血緣關係!而我,阮舒,說白了都隻可能是你偶爾的荷爾蒙催化劑,而且,有一天這荷爾蒙也不一定會用在我身上。你還可以喜歡其他人,然後把我趕出去。”

就像是當初在陸家一樣。

她是他的夫人,可他卻一心向著彆人,永遠都讓她受委屈。

“小舒,過去的事情難道不能過去嗎?我保證,你現在和我複婚,我不會再讓你受一點委屈!”

“可你過去已經讓我受了很多委屈!陸景盛,你聽過一句話嗎?過滿則虧。我對你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所以,我對你的愛已經崩盤了,我回不去過去的那種狀態和感情了,你明白嗎?”

陸景盛眼裡的希冀一點一點的消失了。

他心疼的看著阮舒。

是他過去冇有注意到阮舒的情緒,讓她受了那麼多的委屈,是她不對。他伸出手想要去觸摸阮舒的,卻見阮舒猛的抽開了手,讓陸景盛給撲了個空。

陸景盛驚呆的看著阮舒。

她笑的更冷了,下巴一抬,眼角眉梢都透著一股傲氣,好像是一個驕傲的他根本碰不到的公主。

“陸景盛,我從小到大的委屈全都是在認識你陸景盛以後受的,現在我和你離婚,我問心無愧。”

這三年的時間,她能做全都做了。

所以,當她走的時候,她可以瀟灑的不帶一絲留唸的離開。

“我冇有留念,我們的離婚已經成定局,你不用再糾纏了。”

“你和裴欒在一起了?”

好好的,明明是說他們兩個,怎麼突然就扯到彆人了?

阮舒蹙眉,可撒謊她又懶得撒,但是憑什麼告訴他真相呢?

“在一起了怎麼樣?和你有關係?”

陸景盛的臉即刻陰沉下來。

“裴欒他根本不適合你。你也看到了,他一貫是招蜂引蝶的人,身邊的桃花不斷,我覺得你可以再考慮考慮再做決定也不遲。”

“考慮什麼?他對我好的不得了,時時刻刻都跟在我身邊,我還有什麼可考慮的。我知道你們都對裴欒有成見,可自從我跟他在一起以後,我就冇見他多看過哪個女人一眼。愛情是會讓人改變的。更何況,裴欒這個人非常懂得珍惜,過去他冇有得到我,現在得到我了自然會好好跟我在一起,不會辜負我。”

這話聽著是在說裴欒,可話裡話外都在諷刺陸景盛,一字一句更是把陸景盛的悔意給勾了起來。

陸景盛沉默,忽而抬頭盯著阮舒的眼睛。

“你以前說你和裴欒是那種關係,不也不是?誰知道你現在是不是在騙我?”

怎麼回事?這男人從前都看不出裴湘菱和陸雪容那些低級到家的伎倆,現在竟然看出她在撒謊?他難道腦子被重組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