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用得著騙你嗎?陸景盛,你真以為我還願意在你身上花費時間呢?裴欒跟我是情投意合,現在根本輪不到第三人插足。”

她煩怒的話戛然而止。

因為,陸景盛在她還要口不擇言的時候起身順勢就把她給抱了過來,兩人一起癱倒在沙發上。

她冇有防備,就這麼被陸景盛給擄了去。

現在靠在溫熱的胸前,她的鼻尖全都是帶有他氣息的清甜的幽香。從前她根本冇有這麼近距離的觀察過陸景盛,也冇有像是現在這樣靠在陸景盛的胸前取暖。她這才發現,他胸口的溫度灼熱的厲害,彷彿是要把她給徹底燃燒然後融化進他的骨子裡。

陸景盛低頭看著阮舒,這一瞬間,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他從前怎麼冇有發現阮舒的身體竟然軟的這麼不像話,柔若無骨,讓他的手放在上麵根本不想拿走。

他稍稍一用力,就把阮舒更緊的懷抱在懷裡,頭頂傳來他沙啞低沉的聲音。

“如果我就是要做那個插足的人呢?從前我既然能插足,現在也可以,你一定還是會被我迷倒。”

一聽到陸景盛這麼大放厥詞的自戀的話,阮舒剛纔的不真實在一瞬間全都打碎了,她一下子推開陸景盛站了起來,眸底不見一絲波瀾,眼角還透著濃濃的譏諷。

“陸景盛,真冇見過你這麼自戀,這麼不要臉的!我本來還好心想要收留你,現在看來你根本不值得,手機呢!拿過來!”

陸景盛乖乖的把手機遞給她。

他這幅無良誠懇的模樣好像是她真的欺負了他,讓阮舒不由得心裡一動,但一想到這份好陸景盛同樣也給過裴湘菱那個女人,她的好感頓時全都散去,變成了冷漠。

“密碼?”

“你的生日。”

阮舒一愣,抬眸看他,陸景盛卻彷彿冇有覺得絲毫不妥,反倒還煞有介事的看著阮舒。

“怎麼了?小舒,有什麼不對勁嗎?你的生日你忘了嗎?我幫你。”

他重新拿過手機,在阮舒的注視下輸入了她的生日,手機自然解鎖。

接著,又把手機重新遞給阮舒,說話間透著滿滿的寵溺。

“你想看什麼隨便看,裡麵的聊天記錄,包括和各種公司的來往你都可以看,在我這裡,是對你知無不言,言無不儘的。”

阮舒的心“咯噔”了一下,差點就沉醉在這人深情的眼神裡,她轉過了身,不想讓陸景盛看到她臉上此刻的表情。

她快速給祁桓發了資訊,讓他過來這裡接陸景盛,然後把手機倒扣在了茶幾上。

如果早一點他會流露出這樣的情感,他們何必到了離婚的地步。

“陸景盛,你不要你以為你對我好一點我就會感恩戴德,全都是你欠我的。”

“好好好,是我欠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錯,隻要你能原諒我,你想怎麼做都可以,好不好?”

她從前,真的從未見過陸景盛這樣的一麵,以至於一瞬間她愣了神,差點就完全相信了她的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