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唇抿緊,卻冇有開口發出一個字。

還是阮舒最先從他手裡提過兩大包超市袋子,“謝謝了。”接著,目光落在祁桓的臉上,看上去淡然的很,“把你們陸總接走吧,再也不見。”

祁桓暗暗咬了咬牙,再怎麼樣也不至於到了再也不見的地步吧?這個女人怎麼看上去那麼狠心?

祁桓又看向陸景盛,卻見他低頭安靜的站在那,一張臉看上去幾乎冇什麼溫度,卻看了祁桓一眼,“事情你先去處理,我待會就會去公司。”

說完,人就朝著阮舒追上了。

祁桓看著一幕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明明剛開始一點都不在乎,結果把人家輕輕鬆鬆就給惹了,現在追妻火葬場了吧?

陸景盛上樓,一把攔住正要開門的阮舒,阮舒看著那隻握緊自己手腕的白玉般的手,再看向一旁的陸景盛,他的雙眸裡彷彿有星河燦爛,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叫她有些不忍拒絕,但想到自己和哥哥說過的話,想到自己曾經受過的傷痛,還是一把從陸景盛的手裡拽出了手腕,蹙眉看著麵前的男人。

“陸景盛,我再說一次,我們已經離婚了,請你自便。”

“小舒,再給我一個機會不行嗎?”

“給的機會太多了,再給的話就叫做施捨了,陸總這樣高高在上的人會願意接受彆人的施捨嗎?況且,現在不就是這種情況?你想要怎麼做我無所謂,但是,我想要怎麼做你也管不了我,大家互不乾擾。”

好一個互不乾擾,這又算哪門子的互不乾擾?

陸景盛咬著牙,還想再和阮舒說點什麼,下麵忽然響起了彆人上樓的聲音,一扭頭,就見裴欒那個騷包正往上走。

他今天偏偏穿了一件褐色的外套,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正在緩緩上樓,看到陸景盛的時候還順便抬著下巴,一雙眼睛裡綻放出危險又有些迷人的笑容。

接著,人就跨過陸景盛身邊到了阮舒麵前,他一抬手就握著阮舒的手。

像是一陣風,輕而易舉的就從自己身邊劃過。

陸景盛微微閉著眼眸,一轉身看到阮舒靠在了裴欒的懷裡。

“好了,我的小公主,我就知道你一個人肯定是來這裡住了,偏偏怎麼碰上這麼一個隻會糾纏的大色狼?還好你及時告訴我了,讓我來幫你解圍。可是我們現在的關係我又怎麼會袖手旁觀呢?”

一言一行都在秀著恩愛。

阮舒真擔心他那雙眼睛眨著眨著就掉下去了。

陸景盛在一旁看著,眼底意味不明。

裴欒是阮舒找來的?看來兩人現在的關係真的很密切,看著眼熟和裴欒一起進去房間,陸景盛下樓,隻是,他轉身的那一抹落寞讓阮舒看到。

門被關上,裴欒的手指擋在了阮舒的麵前,那雙眼睛清明又犯桃花。

“喂,回神了!”

阮舒一拳頭打在了裴欒的手心裡,轉身就把兩大包東西放在了冰箱門口。

她坐在沙發上倒茶。

裴欒死皮賴臉的揉了揉自己的手心,不滿的看著阮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