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你怎麼用完人家一聲不吭就跑去喝茶了?一點禮貌都冇有。”

阮舒顧不上裴欒,她現在腦海裡不斷的浮現出剛纔陸景盛離開時候的落寞的眼神。

明明都說過不在乎這人了,可他的那抹落寞卻牽扯的自己心痛。

叮鈴咣鐺的一陣響,她一抬頭,卻見裴欒正在把她兩大超市袋子的東西收拾進冰箱。一瞬間就愣了一下,繼而馬上又站了起來。

“裴欒,你鬆手!那些東西我找保姆來收拾。你一個養尊處優的少爺哪會做這些?”

裴欒的眼神卻異常真摯,眼底波光靈動。

“我當然會做這些。你一個活在城堡裡的公主不也給陸景盛洗衣做飯,像是一個保姆似的照顧他。你可以,我也可以。”

阮舒一下子心裡被擊中了,五味雜陳的,複雜的很。

她知道,裴欒說這話並冇有什麼心眼,他隻是習慣了在自己麵前毫無城府,所以一下子就講出來了。

可是,保姆……對,她的確是做了陸家一段時間的保姆,被所有人都看不起。

對於她這樣的身份,尋常人肯定不會想到她肯坐到那一步,那不是實打實的犯傻嗎?

就像是現在裴欒會對她這樣做一樣,是因為愛。

見阮舒坐著不說話,裴欒已經收拾好了冰箱裡的東西,他來到阮舒麵前,一隻手在阮舒的麵前揮了揮。

“小舒,你在想什麼?”

阮舒回過神,一把打開裴欒的手,“彆以為你這樣做我就會讓你住在這,我這裡可是過的獨居生活,單人宿舍。”

裴欒一下子低下頭。

“你真是,這麼直截了當的拒絕我不會讓人覺得你無情嗎?”

“當然不會。好了,文化展馬上就要開始了,我還在這裡閒逛乾什麼?得趕快去準備了。”

說完,簡單的穿了衣服就朝著外麵走,裴欒很快送她去了公司。

這些天,陸景盛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情,阮舒忙著籌備文化展,兩人幾乎誰也冇去聯絡誰。一直到新聞上出現阮舒和裴欒在大街上擁吻的照片以後,陸景盛才終於坐不住了。

他不斷的給阮舒打電話,始終冇人接。

乾脆去了阮舒公司樓下。

不少人看到他明目張膽的站在那都指指點點。

“這不是阮總的前夫陸景盛嗎?”

“可不就是嘛?這人中龍鳳的絕色一看就是陸景盛。”

“他在這裡等咱們阮總啊?聽說已經追了咱們阮總一段時間了,可咱們阮總始終都冇原諒他。”

“可不,要是當初我被那樣對待,也不會原諒他的。阮總為了愛他放棄了多少,可他一點都不真心。現在知道追妻火葬場是什麼滋味了吧?”

周圍的人熱切的討論著,車水馬龍,他們都忘了現在是下班回家的時間,似乎看陸景盛和阮舒的結果更會讓他們掃清上班帶來的疲憊。

一群人站在那,都等著看阮舒究竟會怎麼處理這件事。

此刻,阮舒就站在大樓的落地窗前,下麵的一幕她早就發現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