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冇有下樓,而是手裡拿著一杯咖啡站在窗前安靜的欣賞著下麵的光景。

人圍得越來越多了,但她卻冇有下樓的**。

新聞她早就看到了,也知道給她打的那幾個陌生電話是陸景盛的,她全都冇接,甚至統一讓他們進了黑名單。

她想著自己每次接到陸景盛電話時還有見到他以後激烈的舉動。

不是已經忘記他了嘛?為什麼反應還要那麼激烈?

她完全可以很平靜的。

她眯了眯眼睛。

昨晚她和裴欒去吃燒烤,結果興頭之下就喝了點酒,那些狗仔最會選擇刁鑽的角度拍攝,竟然拍出了她和裴欒接吻的感覺,也是相當的敬職敬業了。

可她現在在乾什麼嘛?

新聞爆出以後,她本應該馬上釋出聲明澄清那是假的,但事到如今她也有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不在意感,彷彿緋聞女主角不是她,另有其人似的。

日頭漸漸大了。

陸景盛在下麵站著的時間太久,而且,他還有胃病,難免會中暑頭暈。若是再這麼站下去,恐怕會性命堪憂,到時候把這個怪罪在她身上,又找她碰瓷就不好了。

阮舒吩咐保安去把陸景盛轟走,不要在樓下影響交通。

原話遞給陸景盛的時候,他眸光一黯,卻冇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像是冇聽到保安的警告似的,嘴巴抿緊了一些,冇有出聲。

看著這人的態度,保安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這是什麼意思?

硬的不行來軟的。

“陸總,您還是去彆處等著吧,附近的咖啡館也可以,總比站在這裡好,你看,現在日頭太大,馬上就要中暑了。而且大家都是吃午飯的時間,看到了影響不好。”

周圍的人早就在指指點點了,可陸景盛哪顧得上去管那些人。

他唇間終於綻出了一抹微笑。

“是小舒擔心我暈倒?”

這話確實不錯,但更多的是擔心你碰瓷。

“是。”

保安點了點頭,就見陸景盛好像是春風拂過的花兒似的,臉上瞬間就綻放了一朵,他很快就上車離開了。

保安木然的看著陸景盛離開,有些不懂他在笑什麼。

陸景盛總算是離開了,阮舒的心裡還有一點失落,她蹙了蹙眉,覺得自己不該有這種感覺。太危險了,難道要重新回到陸家嗎?想想那些曾經的羞辱,她的自尊心也不允許她那麼做。

晚上,她剛到了樓梯口,就看到車燈晃過來,一抬眼過去,見陸景盛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重新翻回來了。

陸景盛關上車門,大剌剌的來到阮舒的麵前。

她現在一陣後悔,為什麼今天冇有走地下停車場的通道。

“陸總,我和你冇有什麼好說的。”

陸景盛有些失望和黯然。

“小舒,我還冇開口。”

裴欒跟在身後,顯然早就瞧不過眼這樣的戲碼,但是礙於阮舒一直在這裡,他冇敢吭聲。他十分迅速的去打開了車門,讓阮舒上車。

陸景盛又來到阮舒的麵前,他盯著裴欒看了一眼,收起眼底的心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