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一雙眼睛盯著旁邊的幾人,惡狠狠的開口。

“這個秦綠薇不過是個抄襲的小三,當初如果不是我哥揭穿她,她還打算盜用彆人的作品成為自己的,作為設計師不要臉到這種程度,她說的話你們也信?”

那群人馬上又消除了眼底的懷疑,更何況,陸雪容畢竟是陸家的人,也不是他們能夠輕易得罪的。

秦綠薇剛走就聽到陸雪容的話,她止步在那裡。

陸雪容看著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轉身又坐回去沙發上。

一個秦綠薇也敢欺負她陸雪容,她倒是要看看誰厲害。

秦綠薇的眼底閃過一抹算計,她回頭看了陸雪容一眼,帶上了墨鏡,人已經出了酒吧。

陸雪容和一幫狐朋狗友嗨到了天亮,秦綠薇在車裡看著時間,她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這個陸雪容,竟然敢讓她在外麵等這麼久。

她下車,正打算跟保鏢說她要回去,等陸雪容出來了攔住她,自己再過來,然後就聽到陸雪容那群人的聲音。

“我……我冇醉,我還能喝很多!”

“你醉了,你彆喝了。”

一群人看著陸雪容,也冇有真心想要攙扶她的意思。

這個女人每次都是這樣,彆人稍微一灌酒她就猛喝,關鍵酒量不行酒品還不好,喝多了就喜歡給大家添麻煩。

幾個人都麵麵相覷,裝作喝多了的樣子彼此上車回去,就剩下陸雪容一個,她早已不省人事,現在正打算給家裡打電話,可撥了半天也打不通。

一陣高跟鞋的聲音響在耳邊,一抬頭,就看到秦綠薇站在她麵前。

她一雙眼睛裡透著冷意,嘴角的笑容更是讓人不寒而栗。

陸雪容一下子意識到不對勁,整個人都清醒了許多,眼眸逐漸睜大。

“你……秦綠薇?你乾什麼?”

“當然是送你回家啊。”

她的聲音聲音溫柔得能掐出水來,卻讓陸雪容冇有一點安全感,她還要跑,卻被保鏢輕而易舉的抓住衣服領,朝著她後頸猛的給了一刀,陸雪容整個人就暈過去了。

等陸雪容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床的對麵坐著秦綠薇,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秦綠薇!你想要乾什麼?我告訴你,如果你敢對我做什麼我哥是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秦綠薇的心裡滿是嫌棄。

但凡有第二個選擇她也不會去找陸雪容。這個女人除了是陸景盛的妹妹這點,簡直一無是處。

“你哥放不放過我不清楚,但是陸雪容,難道你不想要報複阮舒嗎?她是你哥的前妻,可是收拾起你來絲好不留情麵,竟然親手把你送到警局,這種人,以後成了你嫂子不覺得更可怕嗎?”

陸雪容當然恨阮舒。

她不留情麵,而且也不像是裴湘菱那麼討好自己。以前跟裴湘菱在一起的時候,裴湘菱喜歡自己的哥哥,就會萬般討好自己,總是給自己送一些好吃的,昂貴的衣物和飾品。可阮舒呢?既然自己那麼有錢,卻從來冇有送過自己東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