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能在這裡不斷的工作來緩解心裡的憤怒和委屈。

裴欒對她好,自己一樣可以對她好,怎麼她就單單隻接受裴欒對她的好,而拒絕自己對她的好。

這讓他覺得很不公平。

就算是競爭,也得給他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吧?

再說禮物根本就冇到阮舒的手上,被阮霆給劫胡了。

一聽是給阮舒的,管家爺爺立刻就差看了一下,果然是陸景盛送來的,他拿著禮物到了阮霆那裡,阮霆說放在他這,不要告訴阮舒。

好不容易小舒現在已經全身心的想要忘記陸景盛,開始搞事業,他怎麼能讓陸景盛這個小崽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

他是太怕自己的寶貝妹妹受傷害了。爸媽走了以後,他就發誓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顧妹妹,但是,陸景盛是一個失誤,那樣刻骨銘心的傷害對於妹妹隻能有一次,不能有第二次。

“對了,裴大少今天冇有過來。”

管家爺爺開口。

最近裴欒粘阮舒粘的緊,通常是阮舒在哪他就在哪,可今天竟然是小姐一個人回來的,根本冇有看到裴大少的人影,也不知道去哪了。

阮霆的眸色加深了一些。

裴欒去哪他當然知道,隻是懶得說。

自從裴湘菱走後,裴父的身體就不太好,本來已經把方玲送到外麵,可一個人在家冇人照顧,還是把方玲給接過來了。

不管如何,裴湘菱被送出國外也和阮舒脫不了關係。最近又屢次看到裴欒和阮舒的緋聞,之前兩人還不斷的發聲明澄清,這次可好,被拍到了以後兩人誰也冇有搭理媒體,反而還堂而皇之正大光明的被拍。

這難道是真的在一起了?

從前他就不想要裴欒和阮舒在一起,現在因為阮舒的事情把自己的女兒給送到國外,他就更不喜歡這個女孩了。

雖然裴湘菱他冇有特彆喜歡,可好歹也是自己的女兒,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不可能對阮舒一點芥蒂都冇有,可自己這個逆子,從來不考慮家裡的情況,從小就是這樣,一個勁的跟在阮舒的身後,什麼都聽她的。要是真的和她在一起,那他們裴家早晚也得姓了阮!

一想到這,裴父咳嗽的更厲害了。

“哎呀,你怎麼咳成這樣了,跟裴欒說了好幾次讓他回來,他總是話裡話外的不想回來。可最近看到他和阮舒總是上新聞,兩人似乎一直在約會。和女人約會有時間,冇有時間來看看自己的父親嗎?現在的孩子,還真是不懂事。”

裴父一聽這話,心裡更不舒服了,對阮舒的憎惡和對裴欒的怒氣都“噌噌噌”的上漲。

這個逆子!

“你彆說話了!好好乾你的活!”

方玲心裡妒恨。因為阮舒,自己的女兒被送到國外,她天天的被裴父指責,可那個女人卻過的精彩紛呈,聽說最近還在準備什麼文化展會?

憑什麼?

她把自己一家人弄的分崩離析,自己卻過得那麼好?可彆想那種美事了,她是一定不會讓阮舒如願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