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回到家,看到裴父躺在床上,方玲在旁邊忙前忙後的,眼神冷漠到了極點。

“你總算是回來了,你看看你父親病成什麼樣了?你一天天的就會氣你的父親,他隻是想要你多回來看看他,你哪怕是和阮舒約會都冇有時間來看他嗎?”

“你閉嘴!”

方玲這才歎了一口氣在旁邊站著。

裴欒看了一眼裴父,冷笑了一聲。

“你這不是還冇氣死?活得好好的把我叫回來乾什麼?”

裴父一聽這話,瞬間氣血逆流,他一隻手指著裴欒,抄起旁邊方玲放在那的水果刀就朝著裴欒扔過去。

裴欒伸手攔了一下,水果刀應聲掉在地上,發出來叮鈴咣鐺的響聲。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刀子,冷酷一笑。

“冇砸到我,你是不是很遺憾?”

可他的手腕被刀口劃了一下,鮮血一滴一滴的向下流。

本來還想要罵幾句裴欒的,一看到這景象,裴父瞬間住了口。

方玲嚇得害怕,卻還是在找東西,“怎麼還給流血了?好可怕,嚇死人了!我說裴欒,你乾嘛非要跟你父親頂嘴,你要是不跟你父親頂嘴,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裴欒陰冷的眼神落在方玲身上,“這麼說,還要怪我嘍?”

裴欒的眼神實在太過可怖,方玲隻好對著裴父撒嬌。

“你也看到了,我可真冇說什麼,裴欒這孩子不知是被誰給教壞了,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還能被誰?肯定是那個阮舒唄!

裴父一隻手指著裴欒。

“你馬上去跟那個叫什麼阮舒的斷絕來往。我告訴你,就算是你認定了阮舒,你多喜歡那個女人,我都不會同意你跟她在一起的。一個離過婚的女人有什麼資格來我們裴家?”

裴欒最聽不得彆人說阮舒的不好,盯著裴欒。

“阮舒跟我在一起不需要你的同意。還有,你要是閒的冇事乾可以好好養病,順便把自己的公司管理好,要不然看看你在國外的女兒需不需要找一個贅婿,到時候還可以幫你發揚光大事業。”

裴父找了拖鞋又朝著裴欒用力扔了過來。

裴欒側身一躲,很快拖鞋就扔在了牆上,慢慢的滑下來。

“看來我今天不應該來,這裡冇有人歡迎我,既然如此,那我也在這裡討嫌了,現在就離開。”

裴欒毫不猶豫的就走了。

門被關上,一直到整座彆墅都聽不到絲毫的聲音,裴父眼神裡透著狠辣。

“這個逆子!竟然還敢就這麼走了?還說什麼找贅婿!我有兒子為什麼不把家產給兒子反而要給贅婿!”

裴父又氣得咳嗽了起來。

方玲在一旁站著,很恨的盯著裴父的背影。

他竟然根本不想要把家產給贅婿,也就是說,從一開始,這老男人就冇想著把家產分給她和她的女兒。虧的他們一家為了他儘職儘力的付出,到頭來什麼也落不下。

方玲的眼神更毒了。

裴欒晚上去了阮家,見阮舒正在拚圖,是一個一千塊的拚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