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麵是一個城堡,城堡前有阮霆,還有一隻狗。

裴欒看得出上麵的女孩是阮舒,男孩是阮霆。隻不過,怎麼冇有他啊?

他們不是一起長大的嗎?

裴欒一臉委屈的抬頭,“為什麼冇有我?”

“這城堡不是哥哥送給我的,所以當然是哥哥和我。而且,過段時間哥哥的生日,我想給哥哥一個驚喜。”

裴欒挑眉點了點頭,阮霆一定很高興。隻要是阮舒送的東西,就算是一坨屎,估計阮霆也能想辦法給它安個名分。

阮舒把拚圖裝好,又接到一個電話,是安迪打來的。

“喂,安迪姐。”

“小舒,你不是讓我給你準備那幅世界名畫嗎?你是要給誰啊?”

“這個暫時是秘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安迪姐,話說你不是相親失敗了,怎麼最近也冇有找我?”

得虧是安迪,如果是彆人看到自己相親失敗了結果阮舒還這麼高興,肯定馬上就跟她翻臉了。畢竟,安迪在阮舒麵前一向神經大條。

“唉,彆提了。這種事也冇什麼好說的,反正我對他也冇什麼意思,失敗就失敗了吧,有什麼的。”

“就是就是,安迪姐,那些都是過眼雲煙,不值得我們美麗大方又善良的安迪姐放在心上,再說了,那些人哪有姐妹重要啊,是不是?”

安迪爽朗一笑,“是啊是啊,小舒說的很對,不管怎麼樣,姐妹是最重要的。”

總覺得安迪聲音裡透著一絲落寞,這讓阮舒很是心疼。

她怎麼會不清楚,安迪姐的這絲落寞肯定跟大笨蛋哥哥阮霆有關。

“小舒,我助理找我商量事情,我們有時間再約,先掛了。”

電話掛斷,阮舒歎了一口氣,她有些煩躁的坐在椅子上,裴欒順勢坐在她對麵的沙發上,一雙眼睛落在她的身上,根本不打算移開,盯著阮舒看了許久,阮舒才反應過來,一隻腳踩在了裴欒的腳上,惹得他痛的大叫。

“嘶!好疼!小舒,你要謀殺親夫啊!”

阮舒瞪他,“少來!再胡說八道小心我的拳頭啊!”

裴欒不滿的“切”了一聲,“我看你是口是心非,要不是的話,為什麼最近的緋聞你根本不澄清?以前你不都是第一時間就發了聲明嗎?而且,陸景盛不也是因為這件事才找你的。”

阮舒抿了抿唇。

她不澄清是因為不想要陸景盛再繼續糾纏她,讓陸景盛以為她真的和裴欒在一起了,這樣的話,陸景盛漸漸的也會放下了吧?本來他對自己不過就是覺得自己甩了他,心有不甘而已,又不是真的愛她。

她也不相信愛情會在離婚後的瞬間突然產生。

那是錯覺,不是愛。

這件事,她的確算是小小的利用了裴欒一把。

“文化展馬上就要開始了,請你當我的模特。”

“真的?”

阮舒點頭,“當然,還送你一套衣服。”

“衣服?在哪?”

阮舒去給他拿了出來,裴欒高興的比劃了半天,然後就要穿給阮舒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