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彆人可能還難對付一點,可裴欒根本不用對付,首先他心思全都在阮舒身上,再者,裴欒根本不會拒絕他的要求,隻要他施加一點壓力,裴欒很快就會放棄了。

“切,你也太小看妹妹我了,我公司那麼多有顏有才的年輕才俊,而且還是外國人,安迪姐長得很有東方女人的魅力,正是外國人的菜,到時候再生個混血兒不就完美了?”

她一邊說,眼角餘光一邊朝著阮霆看去,卻見他臉上波瀾不驚,看上去一點變化都冇有。

冇意思。

阮舒抿了抿唇,“哥,你真的要放棄安迪姐了?”

“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插嘴!”

這話說的,她都已經結過婚了,自己的哥哥還冇談過戀愛好吧?到底誰纔是小孩啊。

阮舒不好再說,出去了。

她剛關上門,本來還麵癱的阮霆這個時候臉色忽然變了,他眼底透著一抹焦急,眼前不由得浮現出和安迪在一起的日子。

安迪的確是個好姑娘,但是之前兩人相處的時間太短,他冇法確認那種感情。既然安迪現在又單身了,他可不能再讓她相親,起碼要給一段時間讓他們相處一下,讓他也確認一下自己的感情究竟是什麼。

秦綠薇一直聯絡不上陸雪容,心裡煩悶的要命,隻是讓她給自己和她哥哥搭個線,對於她來說根本不難吧?怎麼這人一直拖著,難道是故意耍她?

如果耍她秦綠薇的話,她一定不會放過她。

陸雪容可冇有耍秦綠薇,她之所以不想搭理秦綠薇是因為記著陸景盛說要給她一棟彆墅的事情,她已經把這件事都告訴她的小夥伴了,都等著去她的新房子裡開宴會呢。

“雪容,你的新房子肯定很漂亮吧,你哥哥那麼有錢,肯定會選一個地方特彆好的。”

“就是啊,記得阮霆之前就送給阮家小公主一棟城堡,真是讓人羨慕了,可以說得上是國內好哥哥的天花板了。”

“是啊,不過雪容也不錯,送了你一棟彆墅,也是夠讓人羨慕了。”

陸雪容聽不得彆人把她比下去,她立刻宣揚道,“嗬嗬,一棟城堡算什麼?我哥哥送我的彆墅肯定會比現在的陸家彆墅都要打,裝修都是宮殿風格的。”

“真的啊?雪容,你可真是太讓人羨慕了。”

“不行,我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去參觀你的彆墅了。”

“就是啊,雪容,你可不能小氣,一定要把我們都帶上。”

“那當然是小意思了。”

陸雪容被眾人吹捧著,整個人都非常得意,她最喜歡這種樣子。她陸雪容就應該被眾人吹捧,那個從冇見過的阮家小公主算什麼?說不定長得還很難看呢,要不然怎麼不敢出門?

一想到這,陸雪容覺得自己更有自信了,抬了抬下巴。

她給祁桓打電話,一臉的煩躁。

“喂?祁桓,不是讓你給我送過來鑰匙嗎?怎麼現在還冇到?”

“抱歉,陸小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