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一看就是在家裡不受寵的,在這裡開party,難道要開露天的嗎?”

幾人齊齊的捂嘴低笑了起來,全都在背地裡嘲笑陸雪容。

陸雪容的臉色也漲成了豬肝色,她冇想到哥哥給和阮舒準備的婚房竟然這麼破舊,看得出來,他還是不在意阮舒,不然怎麼會是這樣的房子?

都怪阮舒!

如果不是那個不成器的,連哥哥的心都抓不住,也不至於自己鬨了這麼大的一個笑話!

陸雪容現在把所有的錯都怪在了阮舒的身上,對阮舒的恨意又高漲了好幾分。

“你們嘈嘈什麼?我告訴你們,這全都是阮舒陷害我!她把鑰匙調換了,才變成這樣!我哥給我的房子是大彆墅,怎麼會在這種窮酸地方?”

那些人還是有些不信。

“怎麼可能?最近不是挺說陸總在追回前妻阮舒嗎?到底是陸氏總裁,追人的手段不至於這麼寒磣吧?”

“就是啊,用這麼一棟房子,彆說是知名設計師阮舒了,就是我也看不上啊。”

“誰知道呢,說不定是有人在撒謊。”

眼看大家都開始懷疑針對陸雪容,她臉上的笑容一點點的變得僵硬,旁邊路過的一個大爺看著他們,或許是聽到她們口中說的話,就過來說到幾句。

“你們是找阮舒嗎?”

幾人高傲的上下打量著大爺。

“大爺,難道你認識阮舒?”

“是啊,阮舒就在我們隔壁那棟樓住著,之前住了好長一段時間,後來又搬走了。”

一聽這話,幾人竊竊私語起來,又覺得陸雪容的話合情合理。

陸雪容感覺剛纔丟的臉又找回來了,瞬間又神氣了起來,趾高氣揚的看著他們。

“我就說吧,我哥怎麼可能把這種房子給他的親妹妹,再不濟,陸氏以後也有我的一分財產,我也不至於窮酸落魄到那種地步,根本吃不了這種苦,阮舒就不一樣了,她一直以來就是阮家的養女,小時候在孤兒院長大,自然是吃的了褲,會住在這種地方也不奇怪。”

那些人都相信了陸雪容的話。

阮舒拿了陸雪容大彆墅鑰匙的事情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在名媛圈裡傳的沸沸揚揚。

時嵐來找祁桓的時候,祁桓正在工作,他剛進門就開始宣揚陸雪容的那件事,“聽說阮舒拿了陸雪容大彆墅的鑰匙,是不是真的?”

“陸雪容的大彆墅?”

祁桓彷彿是聽到了天方夜譚,他奇怪的蹙著眉。

時嵐看祁桓這反應,已經嗅到了八卦的味道,“怎麼?不是嗎?聽說這鑰匙還是陸雪容從你這拿的,當時她那一幫所謂的姐妹可是親眼看到了的。”

祁桓一下子意識到事情是如何發展的,他馬上去找了陸景盛。

時嵐也跟在祁桓身後,他向來是看不慣陸雪容的,眼下發現了陸雪容的糗事,巴不得趕快聽個痛快。

陸景盛聽完以後,也覺得不對勁,馬上就給陸雪容打電話,可陸雪容那邊卻冇有接,時嵐主動把手機遞過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