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可好,因為陸雪容的蠢笨,再一次把他所有的努力全都化為烏有。他越想越覺得憋屈。

身後,忽然響起了高跟鞋的聲音,他一回頭,就看到秦綠薇站在那,隻是瞟了一眼就要離開,秦綠薇笑得更加盪漾,她快步到了陸景盛的麵前,擋住他的去路。

“陸總怎麼一見到我就跑?難道是怕被我迷住嗎?”

陸景盛本來就是直男一枚,確認了自己的最愛以後對其他女人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再說,秦綠薇還是有前科的,一個做原創的設計師竟然去抄襲彆人的,這樣的人在行業裡就是不被尊重的。陸景盛儘量剋製住眼底的厭惡。

“秦小姐多慮了。”

說完,就繞開秦綠薇,朝著外麵很快走去。

秦綠薇站在那,目光落在陸景盛的背影上,看著他的背影一點一點的消失在視野裡,嘴角的笑再一次盪漾開。

這個男人,見了女人就跑,這股禁慾的氣質真是讓人把持不住,忍不住想要往上撲啊。

有意思,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時嵐朝著身後看了一眼,見秦綠薇還站在那朝著這邊看著,忍不住一陣嫌惡,快速到了陸景盛的身旁,朝著陸景盛看了一眼,覺得陸景盛的確是有一張妖孽的臉。

劍眉星目,尤其是那股禁慾的氣質,還有作為陸氏總裁的身份,現在還是單身狀態,肯定會有一群人往他身上撲的。

“陸總,你說你現在是單身,有這麼多女人往你身上撲,阮舒作為前妻,她知道嗎?”

陸景盛臉色嚴肅,“嗯,知道。”

“那她不吃醋嗎?”

陸景盛挑眉,時嵐已經追上他,“你不如跟其他女人親密一下,讓阮舒吃醋吃醋,這樣就能試探到她的心意,馬上就會回到你身邊。”

祁桓瞥了一眼時嵐,一言不發。

陸景盛臉色難看,“你廢話怎麼那麼多?”

難道他的方法不好嗎?

時嵐有些疑惑,但看到陸景盛的眼神越來越陰沉,他隻能把接下來的話給全都咽在肚子裡。

嗬嗬,如果用那種方法,相信小舒會笑著祝福他,然後自己快速的和裴欒在一起,他纔不會讓裴欒那小子有那種美事!小舒既然以前喜歡他,以後也還是隻能喜歡他。

阮舒和安迪已經出去商場,兩人現在開著跑車繞著城走了兩圈,最後纔到了阮家彆墅。

安迪還沉浸在剛纔的放縱裡,她真的覺得和阮舒在一起太開心了,這個妹妹很對她的胃口,兩人玩的很好。

可是,到了阮家彆墅的時候,安迪在車上如何也不下來。

“小舒,送你到家了,那我就準備離開了,這些東西你叫裴欒出來拿吧。”

“啊?安迪姐,你進來坐呀,裴欒在公司呢,他一直在家裡乾什麼?白給他發年薪了啊!”

可是……

安迪還是有些遲疑的朝著彆墅裡看去,這下,阮舒知道她在想什麼了,她眼珠一轉,“哎呦,安迪姐,我的肚子有些痛,可能是中午吃壞肚子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