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是忙的話就先回去吧,我等管家爺爺出來。”

她一邊捂著肚子,一邊故作痛苦的朝著安迪看了一眼。

安迪這個大直女哪受得了阮舒這樣的小動作,馬上就從車上下來,豪氣的把阮舒給扶著進去了彆墅。

阮舒進去彆墅,直接就去了衛生間。

安迪站在那等著,管家爺爺給她倒了一杯茶。

“安迪小姐稍作一會兒,小姐估計一會兒就出來了。”

“好,不礙事,我等一會兒就行了,小舒身體要緊。”

管家爺爺慈愛的一笑。

對於和小姐好的人他向來很喜歡。

安迪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不知為何她有一種如坐鍼氈的感覺,她一口一口的喝著茶,等再喝的時候發現裡麵已經冇茶了,但願冇人看到她這麼尷尬的一幕,她把茶杯放下,一回頭見一個人站在她身側。

竟然是阮霆。

而且,阮霆的眼神饒有趣味,顯然是站在身旁許久了。

該死,她竟然一點都冇有察覺到,是神經有多大條。

“阮霆。”

安迪一下子站了起來,像是小學生見到老師的反應似的。

阮霆嘴角的笑容更甚了,管家的笑容更加和藹了。

“坐,我想和你說點事。”

安迪一愣,“哦”了一聲,人就坐了下來。

阮霆正襟危坐,安迪連呼吸都不敢錯亂一下,她瞪大了眼睛坐得直直的。

“聽說你相親失敗了?”

為什麼一上來就問人家這種問題?

安迪一下子又些愣了,也覺得阮霆實在是過於直接,盯著阮霆看了一會兒。

阮霆挑了挑眉,“怎麼?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不,不難回答。確實是失敗了。”

阮霆煞有介事的點點頭,“嗯,我覺得相親不適合你。你家裡人應該短時間內不會給你安排相親了。你最近有什麼打算?”

“打算啊?工作上好好衝一衝,工作室現在正處於上升階段,也很忙,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夠再創佳績。”

阮霆點頭,“其他的呢?”

其他?

安迪又懵了,不知道為什麼,她在阮霆的麵前總是容易犯迷糊,好像是不自覺的似的,她尷尬的看著阮霆,似乎也懂了他嘴裡的其他是指什麼。

吞嚥了一下口水纔開口。

“其他的暫時還不考慮。”

阮霆點頭,“嗯,你這個年紀,的確是應該以事業為重。”

說完,他就坐在那裡和安迪一起喝茶,卻一句話也不說了。看上去阮霆似乎非常喜歡這種狀態,可她覺得這種狀態很煎熬啊。阮霆身上的氣場太強,就這麼坐在身旁都能給她造成一股壓力,她安靜的坐在那,不自覺的吞嚥了一口口水,然後時不時的朝著阮霆看去幾眼。

阮舒正在其中一個地方偷看著這裡,看到兩人的樣子,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她就知道,自己的哥哥肯定會憋不住的,果然……

哎呀,真是怎麼看兩人都是那麼的相配,真希望他們能夠有一個很好的結局。

一隻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朝著她的肩膀上落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