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惜,自己的哥哥還不開竅啊。

阮霆可不像是阮舒那樣輕易放過安迪,他看了一眼安迪,然後拿起自己滿杯的茶杯給安迪,“喝我的吧,安迪喜歡喝茶,下回讓管家準備大一點的杯子。”

大一點的杯子?

這不是明擺著說他是水桶嗎?

安迪的臉色一瞬間爆紅,她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我……我去趟洗手間。”

安迪去了洗手間,不一會兒就出來了,她覺得待在這裡手足無措,正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阮霆突然來了一句。

“安迪,不用拘束,到這裡跟在自己家一樣。”

這話搞的安迪一瞬間比之前更拘束了,她甚至都有些同手同腳了。阮舒瞪了阮霆一眼。

天啊,自己的哥哥捉弄人也得挑時候。

她馬上到了安迪身旁,挽著安迪的胳膊。

“走!安迪姐,帶你上樓去!”

說完,兩人一起去了阮舒的臥室。

阮霆坐在那,難得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這麼長時間,第一次看到阮霆笑得這麼開心。

裴欒瞅了瞅阮霆,又朝著樓上看了一眼,他坐在阮霆的身旁,“怎麼?決定追人家了?”

阮霆立刻板起臉,瞪著裴欒。

“追還太早,不過是想要處處看。再說,你自己的事情打點好了?一天天的管起我來了?”

阮霆起身走了,裴欒坐在那被噎得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這兄妹兩個就是天生克她的,一個個的都拿他當靶子,天天給他射擊槍子。

房間裡,阮舒關上門看著還有些侷促的安迪。

“安迪姐,你不要搭理我哥,他就是那個死樣子,見了誰都喜歡捉弄,不過,他喜歡捉弄你,願意在你身上花時間,說明他喜歡你。要是旁人,他可不見的會費那個時間去捉弄。”

安迪呆滯的眼神總算是透著一點光,她甚至覺得不可思議,“你說,阮霆喜歡我?”

阮舒神秘的一笑,雙手托腮看著安迪。

“有人喜歡安迪姐不是很正常嗎?安迪姐這麼優秀,很值得被優秀的人喜歡啊。”

安迪愣了一會兒,情不自禁的歎了一口氣,頗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她歎了這一口氣,連阮舒都愣了愣。

安迪姐一向是大家的開心果,很少見她臉上出現憂鬱的神情,可現在卻……

“你哥哥太優秀了,自然有更優秀的人能配上你哥哥,我和你做朋友就很好了,不需要牽扯上你哥哥,不管我和你哥哥是什麼樣的感情,都不會影響我們兩個的友情。”

雖然阮舒並不是那個意思,可聽到安迪這麼說,還是心裡覺得暖暖的。

她靠在了安迪的膝蓋上。

“安迪姐,你真是對我太好了。”

安迪摸了一把她的頭髮,覺得手感很好。

“誰讓你是我的好妹妹呢。”

阮舒心裡在罵阮霆,要是不追這樣的安迪姐真是天理難容啊!

為了自己的妹妹也得果斷下手去追。

夜。

陸家燈火通明,陸母掛斷電話,陸雪容就坐在陸母的身旁,現在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