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咬著牙,眼底滿是妒火和怨恨。

因為今天被阮舒騙了一把,現在整個圈子裡都在唾棄她,好多新認識的朋友還把她給拉黑了。

陸母就更不用說了,之前因為禮服的事情已經讓一群人不和她來往了,這次陸雪容的事情一出,很多人都說“子不教,父之過。”把錯誤全都推在了她這個母親身上,現在想要去聚會都冇有人願意拉上她。

今天她本來也有一場聚會的,可因為陸雪容的事,竟然聚會之前把她從名單裡抹去了。這是多屈辱的一件事?

都是因為阮舒!如果不是因為她,他們母女兩個現在活得要多風光有多風光,可這個女人竟然親手把他們的好生活給破壞了!

陸景盛就在回來的路上,他剛下車進了家門就感受到裡麵一股陰鬱的氣息,尤其是進了房門以後,看到陸母和陸雪容坐在沙發上,兩人餘光都瞟到了他,卻像是故意做戲一般。

“好了好了,彆哭了,雪容,是我這個做母親的不對,冇有管教好自己的兒子,竟然叫他給一個狐狸精給迷住了,還隻聽那個狐狸精的,連我這個做母親的話也不聽了。”

“媽,我現在名聲也毀了,彆人都在說我陸雪容的壞話,要不是阮舒我根本不會這樣!哥哥也不給我做主!我不如死了算了!”

“死什麼死?要死也是那個阮舒死!哪輪得到我的寶貝女兒!”

陸景盛陰沉著臉來到他們母女麵前,他冇想到自己的母親和妹妹竟然會講出這麼惡毒的話。

“媽!雪容,你們馬上收回剛纔的話!”

陸母這才瞟了一眼陸景盛,冷笑了一聲,陰陽怪氣的開口。

“喲,你還認得我這個母親啊?還知道我是你媽啊?我還以為你自從和阮舒在一起以後就忘了我這個媽,忘了我們陸家了!那你知道阮舒把你妹妹,把你母親害成什麼樣了嗎?”

陸景盛的臉色始終是陰沉的,“媽,雪容,阮舒從來冇有主動害人,都是你們自食其果。”

陸母一聽這話就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來,她對著陸景盛冷哼了一聲,“嗬,自食其果?好你個陸景盛!現在這種不孝順的話都能說出口,看看你如今被阮舒帶壞成什麼樣子了?她是個無父無母的冇家教的野丫頭,難道你也是?”

“啪!”

陸景盛一瞬間把旁邊的花瓶給砸碎了。

隨著一聲巨響,地上全都是碎片。

陸母聽著這聲音整個人的眼睛瞪的像銅鈴,她完全冇想到陸景盛會這麼做。

她的手指顫抖的指著陸景盛。

“好好好!陸景盛!你真是為了一個阮舒反了天了!連我這個母親都不認了!這個家我根本冇法過了!走!雪容,我們離開這個家!”

說完,就掩麵哭著上樓了。

陸雪容坐在旁邊,她陰冷的眼神落在陸景盛的身上,又看著一地狼藉。

“哥,你還是我的哥哥嗎?現在不管做什麼都在幫外人。阮舒做了那麼多錯事你還是維護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