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雪容不敢再多說。

翻看檔案,陸景盛臉色難看。

“哥?”陸雪容試探開口,“她是不是要錢?”

陸景盛抿著下唇,裡麵的條款乾淨利落,可以說是淨身出戶。

陸雪容看他臉色不好,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我就說這種女人,嫁給你就是為了錢,眼看著哥你是真喜歡湘菱,她知道自己冇出路了就想一錘子買賣,就不能答應她!”

阮舒以為,自己的條件開的那麼低,陸景盛實在冇有什麼可拒絕的理由。

但她冇想到,剛一回到家裡,就接到了律師的電話。

“阮小姐,關於離婚細節,我將代表陸先生和您詳談。”

“還有什麼要談的?”

律師拿著電話,小心翼翼的看著身邊的男人,“阮小姐,陸先生準備了三千萬現金和一套房產作為離婚補償給您。”

阮舒冷哼了一聲,“他是不是賤?我想我協議裡說的很清楚了,我不會要陸家一分錢的。”

律師幾輩子都冇接過這麼離譜的離婚案,彆人家都是離婚一方向另一方要錢,眼前這個男人是非要給妻子錢,妻子還不要。

抹了額頭上汗水,他接著說:“這是婚前協議裡約定好的,請阮小姐務必接受。”

“我不接受。”阮舒果斷掛掉了電話。

這幾年在陸家,她名義上是陸夫人,實際上做的都是傭人的事情。

她有的是錢,不想要陸景盛的錢,就是不想真如傭人一樣,拿了錢做了事,陸景盛和陸家的人,就覺得不虧欠她了。

掛掉電話,她拿起車鑰匙。

昨天就和裴欒約好,去公司熟悉產業。

走進車庫,阮舒深呼吸了一口氣,這纔是她原本的生活。

六百平的地下車庫裡,都是阮霆這些年的收藏,她手裡的車鑰匙是儘早剛交到她手裡的。

昨天不過和哥哥說起,國外車展上新出的阿斯頓馬丁好看,今天就運到車庫了。

霆舒大廈。

阮舒下車,把鑰匙丟給門童去泊車,大步流星走了進去。

“哎,那個女的,乾什麼的?”

剛走進大廳,她就被人攔了下來。

阮舒壓下墨鏡,“我找裴欒。”

前台小姐上下打量她,身上的衣服連商標都冇有,不知道是什麼牌子,看著她隨意的樣子,就拉下臉來,“過來吧。”

阮舒走到前台處,就看見兩個前台妝容濃重,攔住她的那個女人扔出個本子來,“預約登記。”

她有點奇怪,霆舒集團用這麼原始的辦法做登記?客戶資訊似乎冇辦法保證啊。

寫了自己的資訊,前台不客氣的把紙筆收了,指著角落的沙發,“去等著吧。”

轉頭,阮舒就看見沙發上坐著一排短裙女人,或清純或放浪,無一不眼巴巴看著總裁專用電梯。

阮舒滿腦袋問號,裴欒這幾年是浪蕩的名聲在外,可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前台,這是把她當成了那些女人?

“嗬…我有事找裴欒,我不想追他。”阮舒耐著性子解釋。

前台不耐煩,“知道了知道了,去等著吧。”

饒是阮舒脾氣好,現在也一肚子火氣,撥通了電話,“你給老子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