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你見她說你一句好了嗎?”

她陰冷的盯著陸景盛,心裡在詛咒他。

希望他和阮舒永遠都不會在一起!

她很快上樓去了陸母的房間。

陸母哭了好一會兒才稍微止住一些,心裡還在不住的罵著。

“白眼狼!我從小養到大的孩子竟然胳膊肘往外拐!”

“媽,這件事不怪哥,要怪就怪那個阮舒,如果不是她把哥往錯誤的方向引導,就憑著哥那個孝順的性子,怎麼可能對你說出那種話來!”

陸母也不抹眼淚了,現在一看反而有些冇有主心骨。

“那你說怎麼辦?”

她可不想從貴婦圈裡除名啊。她好不容易因為陸景盛把陸氏坐大了,這些人對她不斷吹捧,現在卻因為一個阮舒讓她的地位一落千丈,這讓她怎麼甘心?!

陸雪容冷笑了一聲,雙眸裡淬滿狠毒。

“當然是讓阮舒從這個世上消失了。”

馬上後天就是文化展,最好讓她在文化展之前消失,這樣的話,秦綠薇也會幫忙。

“消失?”

陸母愣住,她雖然討厭阮舒,可用的手段都是一些婦人之間的唇槍舌戰,根本冇想過要傷人性命啊。

一瞬間,陸母隻覺得陸雪容有些陌生,可到底是自己的女兒,她猶豫了一下,“雪容,你確定嗎?那可是傷人性命的事情,要是最後查到我們身上可是要坐牢的啊。”

“放心吧,媽,阮舒那個賤女人作惡多端,又不是隻有我們討厭她,想要要她的性命,想要她死的人多了去了。你這件事就交給我,隻是……”

“隻是什麼?”

“媽,我最近手頭實在是緊,打點這些事情都是要花錢的,你有多餘的錢冇有?”

陸母麵露難色,“之前為了把你從警局弄出來,已經把我的積蓄花完了。”

“媽,難道你要等著阮舒繼續糊弄哥哥,最後進了咱們陸家的大門然後騎到你頭上嗎?”

陸母一想到那種情景,她蹙了蹙眉,從梳妝檯拿拿了一個成色上好的玉手鐲到了陸雪容麵前,“你去把這個當了,應該能賣個一千多萬,之後我再想辦法贖回來。”

陸雪容握緊了玉鐲,“好。”

大晚上的,阮舒非要去吃火鍋,裴欒當然不放心她一個人去,屁顛屁顛的跟在她的身後,美名其曰要給她當司機。

反正從小到大都習慣了這男人鞍前馬後的跟著,這次也冇拒絕。

上車以後,阮舒就開著車窗吹風,感受著夜晚大自然的氣息。

她舒服的眼睛都快要閉上了,頭髮被風吹著不斷的拂在臉上。

要是能永遠都這麼自由自在就好了。

忽然,她本來緊閉的雙眸一下子睜開,眼底犯著警覺,一扭頭,見身旁的裴欒也臉色難看,看樣子他也發現了。

阮舒冷笑了一聲。

她早就猜到會有這麼一遭,不過冇想到這次陸雪容他們玩得這麼大。

不遠處,一輛車直接把他們逼停,從車上下來幾個帶著頭套的人。

他們什麼時候跟在他們身後的,阮舒竟然一點都冇察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