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由著這些人尾隨了這麼久,這裡恰好都是冇有監控攝像的地方,他們選的地方還真是毒啊。

阮舒冷笑了一聲,就看到走過來兩人,來到車門前。

“不想死的話就給我下車。”

阮舒無語了,打開車窗和對方對話。

“我下車就可以不死了嗎?”

歹徒冇想到被阮舒來了個先發製人,愣了一下又罵道。

“少廢話!趕快下車!不然老子現在一槍崩了你!”

看到這群人就感覺是亡命之徒,現在一看果真如此。

裴欒和阮舒互相看了一眼,先後從車上下來,兩人被推搡著到了歹徒的頭目麵前。

頭目猥瑣的目光上下打量著阮舒,還噁心的舔了一下嘴角,看得出來,他對阮舒很感興趣。

“這個男人給做了,倒是這個女人,早就聽說陸景盛的前妻阮舒搖身一變成了大美人,今天見到才發現真是美的厲害。直接死了多可惜,就該讓我們兄弟幾個好好玩玩,你們說是不是?”

“是啊,是啊。這麼漂亮的美人可不能白白浪費了。”

周圍的男人全都附和著,一個個摸著下巴目光猥瑣下流的打量阮舒。

裴欒氣得馬上上前,卻被阮舒按了一下,一隻腳也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腳麵上。這個時候裴欒可冇有疼得齜牙咧嘴,反而是不解的看著阮舒。

“小舒!”

頭目看著阮舒的反應顯然更開心了。

“阮舒小姐,真是夠辣,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伺候你的!絕對渾身解數都使出來,包你滿意!”

阮舒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卻看不出她是不是在笑。

她盯著那群人一看,“那些事咱們待會再說,不過,我們兩個馬上都要死了,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們到底是惹到了誰?也好讓我們死個明白。”

頭目冷哼一聲,麵上透著得意。

“你說的對,事到如今,告訴你也無妨。是秦綠薇小姐和陸雪容小姐,兩人都要要你的命!”

“哦?是他們兩個啊,他們給了你多少錢?”

頭目朝著一旁的人看了一眼,雖然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但顯然對方給的錢讓她很滿意,不由得朝著阮舒伸出幾個手指,“這個數!”

說完,又朝著兄弟們笑了笑。

阮舒笑了。

“就這個數就把你們給買通了?”

頭目眼睛眨了眨,顯然聽出了阮舒話裡的意思。打量著阮舒的目光不再像是剛纔那樣**裸,這下透著些許算計。

早就聽說陸景盛的前妻阮舒其實是阮家的養女,而且,還是什麼有名的設計師。設計什麼的他們這群大老粗可不懂,隻知道是個相當有錢的主。

“哼,這個價位已經很高了,難道阮小姐會給我們更高的?”

阮舒抬了一下手指。

“給你們三倍但價格。”

三倍!

一群人瞬間眼冒火光,看著阮舒的眼神都彷彿是供著一尊活菩薩。

不過,頭目畢竟是頭目,知道這事不簡單,而且也想的長遠。

“這可不行,阮小姐,我們乾這一行的講究但就是個信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