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看了一眼,然後目光又落在急診室上。

“我冇想過他會給我擋刀子,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陸景盛心裡根本就冇有我。像是擋刀子這種事,我以為隻有我會替他做,畢竟,曾經我是深深愛著他,而他眼底卻隻有裴湘菱。”

裴欒的心狠狠的一陣抽痛。

過去和阮舒在一起的時間久了,以至於他早就忘了心臟抽痛的感覺,那個時候,他和阮舒無憂無慮,他認為也是兩小無猜,以後一定能夠在一起,可後來陸景盛的出現打破了這個幻想。

隻是一節課的時間,他就成功的把阮舒給拐走了。

裴欒收斂著心裡的傷痛,他一言不發的聽著阮舒發牢騷。

這個時候,原本平靜的醫院走廊忽然響起了一陣快速的腳步聲,接著,有人來到了阮舒的麵前,瘋狂的要打阮舒,通通被裴欒給攔住了。

陸母和陸雪容被裴欒攔到了一旁。

陸母一隻手指著阮舒,那咬牙切齒的樣子恨不得現在就把阮舒給鬆緊醫院。

“就是你!要不是你這個小賤人,我兒子何至於現在躺在醫院裡,我告訴你,如果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會跟你拚命!”

陸雪容死死盯著阮舒,那眼神得意極了。

她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歹徒給露了餡,還得意洋洋的想要置阮舒於死地。

阮舒的眼神不善,她盯著陸雪容,直到看的陸雪容後背發寒。

為什麼阮舒的這個表情好像是知道一些什麼似的,但怎麼可能?她給錢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一定不要秦綠薇把她給泄露出來,她隻負責出錢。

不管怎麼樣,先不能慌,看看阮舒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雪容?你這樣陷害你的哥哥,你不害怕嗎?”

陸雪容到底心裡素質不行,阮舒隻是很簡單但問了一句,她立刻就緊張的反問。

“不可能!我陷害的是你,不是我哥!”

她一說話,就被陸母給狠狠瞪了一眼。

阮舒心中冷笑。

看來這件事陸母也有份。

挺好的,這一家人真是絕了,集體來坑陸景盛。也不知道陸景盛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竟然會有這樣一大家子人。

他真是命裡倒黴。

陸母趕快找話彌補,“我們家雪容怎麼可能陷害她的哥哥?一整個陸家都是被景盛給撐起來的。倒是你,三年的婚姻讓你對景盛充滿了怨恨,現在找機會害他也是可能的!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怎麼不自己去死!為什麼要害我們景盛?”

阮舒再次發出一聲冷笑。

真看不出來,陸母的演技是得到裴湘菱的言傳身教了吧?竟然這麼爐火垂青。

“陸雪容,你是不是被秦綠薇陷害了?”

陸雪容一下子慌了,她眼神亂飄。

“你胡說什麼?什麼秦綠薇?我和秦綠薇根本不認識。”

說完,她額頭上不由得滲透出了一層冷汗。

她怎麼反而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呢?

陸母蹙了蹙眉,攔在路雪容的麵前,“阮舒,你不要故意嚇唬我們雪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