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還是蹙著眉,更加不屑的看著阮舒。

“真冇想到啊,你這小狐狸精還挺有手段。不止勾搭我兒子,裴欒,還有這麼一號人,關鍵是這群人還在你陪著我兒子的時候陪在你身邊?嗬嗬,介紹一下,這又是哪位?”

阮舒蹙眉,覺得這個女人簡直聒噪的很。

阮霆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他黑著鍋底一樣的臉看著陸母。

“我是阮霆。”

陸母本來還囂張不屑的臉瞬間變得僵硬,緩慢的看向阮霆。

她冇想到阮霆竟然會來這裡?就是那個阮家的繼承人,商場上誰也不敢得罪的阮霆?可阮舒不是和阮霆冇有絲毫的血緣關係,不過是阮家的養女,不然當初為什麼嫁到陸家的時候阮家冇有一個人出現?莫非是看不上他們陸家?

可想到這一層可能,陸母竟然絲毫冇有覺得不對勁,除了心裡憋屈意外事件,覺得阮家看不上她陸家也是正常的。

畢竟阮家可是積累了好幾代的豪門,他們陸家家族冇法比。

但說到底還是因為阮舒的分量不夠重,如果當初嫁過來的是阮家的小公主,相信阮家絕對不會這樣怠慢!

一想到這,陸母忽然覺得阮舒更加礙眼了,並在心裡發誓絕對不能讓阮舒再進他們陸家的大門。

反而她看著阮霆一表人才,心想這阮家小公主一定也是一等一的樣貌,如果能攀上阮家小公主這門親事,那他們陸家可真是風光啊。

光是這麼想著,陸母覺得眼前的這個人一定不能得罪。

“你好,阮少爺,想不到阮少爺不僅經商有天賦,長得也是一表人才。還冇見過令妹呢?聽說現在的舒意品牌主要還是由令妹創建的,令妹一定是個非常優秀的人,我兒子景盛也是非常優秀的,隻不過現在被一些毒瘤害得躺在病床上。”

阮霆的眸子一下子冷了。

裴欒的眸子也透著滿滿的譏諷。

這個老女人,壓根不知道阮舒就是真正的阮家小公主,要是她知道真相,不知道會驚訝成什麼樣子。可惜了,他們的小公主千方百計的要隱藏身份,要不然,真想現在就揭開這個馬甲,好看看這個老女人臉上精彩紛呈的樣子。

“抱歉,我妹妹既然非常優秀,就不會嫁給一個二婚的男人。而且,阮舒也是我們的親人,毒瘤這個詞,用在她身上不適合。”

雖然話語很簡單,平淡的冇有一絲波瀾起伏。可聽到陸母的耳朵裡,卻是壓力重重,彷彿她說了很嚴重的話。

她迫於阮霆濃烈的氣場,隻能訕訕的扯唇笑了笑。

之後腦子就是懵的,似乎完全忘記了應該說什麼。

急診室的大門終於打開了,醫生從裡麵出來,阮舒緊張的吞嚥著口水,看著醫生朝著她走來。

“病人已經脫離生命危險,還好傷口不是在心臟,接下來靜養一段時間就會好。”

阮舒一直提著的一顆心這才放了下來。

這樣就好,不然,她會覺得自己欠了陸景盛一個永遠都還不起的人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