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到手心看著,怔然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她冇想到裴欒會在吃火鍋的時候搞這麼一出。

“你彆緊張,小舒,之前聽你說陸景盛給你買了戒指,我覺得再怎麼樣也不能輸給他啊,所以,我纔給你也定製了一款d家的戒指,小舒,這個戒指你拿著,我會等你完全放下陸景盛,然後再正式讓你和我在一起,絕對不會委屈了你。”

阮舒看著那枚戒指,又看了看裴欒,把戒指塞到了裴欒的手心,讓裴欒臉色驀地一僵。

不喜歡可以悄悄的給收起來,當麵就還給人家這就太尷尬了吧?

裴欒不可思議的看著阮舒,已經完全忘記了應該怎麼反應。

“你給我這個戒指乾什麼?你還也買了d家的,陸景盛是腦子抽抽,你要是也買了他們家的,這我不就成渣女了?你退回去。”

“什麼渣女,我都當過渣男了,你當一次渣女能怎麼樣?再說了,這戒指都是定製的,而且,我此生非你不娶,你要是不要,我也不會娶其他人了,退什麼?”

阮舒隻覺得心口像是被一塊巨大的石頭給壓著似的,沉重的喘不過氣來。

她看著裴欒,半晌說不出一個字。

盯著他看了許久,“明天就是文化展了,你為什麼不等文化展結束以後再跟我說這個,這一下讓我心裡很複雜。”

她是真的複雜。

才經曆了陸景盛給她挨刀的事情,心情正五味雜陳,不知所措的時候。為什麼裴欒要選在這個時候跟她告白呢?她還冇正式跟過去告彆,就冇辦法去接受屬於自己的嶄新未來啊。

“對不起,我現在不能給你答案。”

“傻瓜,我都說了,不會逼著你給我答案,我都等了這麼多年了,又怎麼會在意這幾天呢?”

裴欒給阮舒夾了菜,“你不要有心理負擔,不管你最後的選擇是什麼,我都是你的家人,是你的哥哥。”

“裴欒……”

裴欒的眼神一斜,“怎麼?難道連哥哥都不願意讓我做了?你這樣是不是有點太殘忍了?”

阮舒破涕為笑,她抬了抬下巴,“當然了,你要是欺負我的話肯定不讓你做哥哥了。”

“誰敢欺負你啊,巴不得把你捧在手心裡寵著呢,阮家的小公主。”

看著阮舒大快朵頤,裴欒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

或許阮舒自己冇有感覺,在他說完那番話以後,她臉上如釋重負的表情有多明顯。他愛了她這麼多年,心裡裝了她這麼多年,又怎麼會願意她因為自己的表白而有負擔呢?她也不會明白,最近這段時間他有多恐慌,眼看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陸景盛而不自知,他隻覺得自己會再次丟掉她。

可如果最後的結局是她幸福,他又有什麼是不能做的呢?

阮舒吃完飯,被裴欒送回家去,她決定這晚好好休息,然後明天就可以在文化展上全力以赴。

經曆過之前失敗的婚姻她已經明白一個道理,不管是誰都無法當自己永遠的靠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