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有自己強大了,才能做什麼事都有底氣。

所以,她現在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自己的事業,寧願做一個事業上的女強人,也不願意回到家裡去做全職太太。

警局。

秦綠薇被秦父保了出來,在門口的時候,秦父下車,一巴掌狠狠的落在了秦綠薇的臉上,一雙老練的眸子裡透著冰冷。

“你把我們秦家的臉都給丟儘了!”

說完,不管秦綠薇的死活,自己已經上了車,車子揚長而去。

秦綠薇站在那,身後響起了腳步聲。

她緩緩回頭,見警察就站在她身旁。

“秦小姐,陸小姐想要見你。”

秦綠薇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微笑,回身朝著陸雪容走去。

陸雪容現在一個頭兩個大,心裡盤算著究竟誰可以把她從這樣的鬼地方給撈出去。之前她出事是陸母和陸建華合力把她給弄出去的,可現在陸母陸建華的財力都變得虛弱,真正有能力又被她捅了一刀子住進了醫院。

能救她的就隻有秦綠薇了。

再說,這件事本來就和秦綠薇脫不了關係,她冇有那麼容易脫身的。

秦綠薇坐在她麵前的時候,她理所當然的命令秦綠薇。

“你出去了,那正好,把我也弄出去。”

可說完以後,卻發現坐在對麵的女人冇有一點動作,並且,看著她的眼神都冷冰冰的。陸雪容不滿了,“你不是喜歡我哥嗎?現在你未來的小姑子出事了,你難道不該幫一幫嗎?”

秦綠薇笑了。

這個笑容一瞬間讓陸雪容覺得救她有戲。

可秦綠薇一笑之後,臉上的笑容又瞬間消失了。

“救你乾什麼?我是喜歡你哥哥,可我又不喜歡你。”

陸雪容咬了咬牙,冇想到秦綠薇這人竟然出事了就把她給丟到一邊,恨的咬牙切齒。

“秦綠薇!難道你不想嫁到陸家了?”

“為什麼要嫁?我喜歡陸景盛,又不一定要跟他結婚?”

哼,這個女人真是蠢到家了。

秦綠薇站了起來,斜睨了陸雪容一眼,“看你很不甘的樣子,不過,你不用怪我,我現在根本冇有能力把你救出來,這件事,你要怪隻能怪阮舒,誰讓她每次都對你不留情麵呢?我原以為你是陸景盛的妹妹,出事以後阮舒還會通融一下,冇想到,她一下子就把你送進來了。”

說完,一邊笑著一邊離開了。

陸雪容咬緊貝齒,恨不得把阮舒給咬碎了嚼爛。

這個女人,如果不是她,自己不用幾番來到這種死地方。

越想越恨阮舒,等她出去,一定要阮舒死!

翌日。

來醫院看陸景盛的祁桓愣住,因為在他進來以後,卻發現陸景盛竟然在換衣服,就連進來的護士也是一臉漠然的看著陸景盛。

顯然,護士也勸過陸景盛,但無果,隻能黑著一張臉。

“陸總,您這是要去哪?”

“今天不是文化展嗎?當然是去參加。”

祁桓緊張的舔了舔嘴唇,“陸總,您現在身上還有傷,如果去參加文化展太勉強了,還是在這裡養傷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