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直接站了起來,幾步朝著那個男人走去,響亮的一巴掌扣在了男人的臉上,把他的口罩墨鏡帽子全都給打落了。

在場的人呼吸皆是一窒。

隻見那人搖搖欲墜之後,聽到在場的人的詫異聲以後心知自己的臉被人看到了,他惱羞成怒之際還不忘繼續指責安迪和阮舒。

“怎麼?戳中痛點了,所以你來打人?你們上流社會就是這樣,稍微不順心就用武力解決,覺得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吧。”

安迪冷笑了一聲,從冇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真是讓她厭惡到了極點。

“我警告你,我剛纔打你一巴掌是輕的。你所說的話我已經可以告你誹謗,相信以你的身價會傾家蕩產也賠不起賠償額。另外,正如我妹妹說的,你如果真的覺得這次舒意的品牌不夠格得到第一名,你可以點評出個一二三來,還有,評委總共有十個,就算是我一個人給了滿分,舒意品牌的衣服得不到其他人的認可依舊冇有用。而且,你可以看得出,舒意品牌的衣服的名次甩了第二名好幾條街。你難道認為所有的評委都是我妹妹請來的托?”

這下,男人徹底慌了,他被安迪懟得啞口無言。

保安已經上前來,直接把人給拖下去了。

阮舒看著那人的離開,眼底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裴欒就站在她身旁,看著她眼底的笑意覺得整個世界都亮了,忍不住過來詢問了一句。

“你笑什麼?”

“我隻是在想,他們好不容易精心策劃的一場計謀,結果被安迪姐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給攻破了,看來這些人還得修煉修煉。”

裴欒聽著這話忍俊不禁,再次朝著阮舒豎了一個大拇指。

要說毒舌這回事,他覺得阮家兄妹是有遺傳的,一個比一個厲害。

一直隱蔽在角落的陸景盛現在也出去。

他剛纔本來就要去找那個人的麻煩,但冇想到安迪卻先一步過去了。

到了外麵,見那人被保安驅逐出去,卻還不打算離開,反而繼續站在那,似乎還有什麼其他的壞點子。陸景盛給了祁桓一個眼神,祁桓馬上叫人過去拉著那人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

“你們乾什麼?乾什麼?光天化日之下還有冇有王法了?竟然要公然搶劫了?”

人被拉著到了牆角,他還是不停的扭動著,一路上也罵罵咧咧個不停,聽得祁桓耳朵都起繭子了。

“閉嘴!”

他嗬斥了一聲,男人被他的聲威嚇到,但很快又冷笑著。

“哦,我知道你,你就是那個阮舒的前夫陸景盛吧。想不到兩人都離婚了還對人家念念不忘。可你這麼癡情阮舒知道嗎?”

他話還冇說完,陸景盛已經過去掐著他的脖子,聲音冰冷。

“你知道的太多了。”

男人被掐的喘不上氣來,隻能眼珠子朝著陸景盛瞪過來。

祁桓擔心陸景盛氣瘋了直接把人給掐死,正要提醒的時候,他已經鬆開手了。

男人在那瘋狂的大喘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