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後聽到陸景盛不帶一絲溫度的聲音,“你和秦綠薇什麼關係?”

“秦綠薇?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男人很快矢口否認,眼神裡都透著一抹慌張,顯然是有意想要彆開陸景盛的話。

祁桓看了一眼陸景盛,臉色深沉。

看來陸總也看出來了,這男人從剛開始問的問題就是有備而來,本來他隻是心存懷疑,可後來這男人說的話顯然是十分瞭解阮舒的情況的,如果不是有人特意告知他,他想不出來這樣一個普通的男人怎麼會知道那麼多豪門秘事。

小巷子裡,明明陸景盛身負重傷,可他穿著西服款款朝著男人走來,根本看不出他現在的身體狀況。隻覺得他每一步都像是帶著沉重的壓力似的靠近他。

一步一步,彷彿是扼住了他的喉嚨,讓男人無法開口說話。

一直到陸景盛到了男人麵前,明明頭頂的日頭大的可以,卻讓男人突然有種遍體生寒的錯覺,他眯著眼,迎著日光看著陸景盛。

“你……你想乾嘛?”

陸景盛眯著眼睛,很隨意的開口。

“你既然不想好好說話,那我隻能用我的方法讓你說話。”

祁桓順勢遞給他一個布團,不由分說的塞進了男人的嘴裡,陸景盛一拳狠狠打在男人的肚子上,一瞬間,男人目眥欲裂,彷彿馬上就要掛了似的。

隨著他悶哼一聲,人已經軟了下去,額頭上豆大的汗水一滴一滴的向下流。

祁桓立刻抽走了他嘴裡的布條,一雙眼睛冷厲的落在他的臉上。

陸景盛撩撥起他的腦袋,又是很隨意的開口。

“現在呢?還要說嗎?”

男人死盯著陸景盛,渾身都像是冇了力氣似的。

“不愧是陸景盛,手段狠辣到了這種地步,不過你即便是這樣從我嘴裡逼問出答案又如何,你不一樣是冇有證據?”

男人狠狠的盯著陸景盛。

“就是秦綠薇!我和她當然認識,我還愛她愛得不得了。在我心裡,一萬個阮舒都比不上秦綠薇。甚至,我可以為她去死。“

說完,他一個用力,嘴裡鮮血入注,不停向外翻湧,他一顆頭顱瞬間倒向了一旁,旁邊的保鏢摸著他的鼻息,發現一點都冇有了。

“陸總,他死了。”

嚴肅的氣氛在整條巷子裡遊蕩。

陸景盛盯著旁邊的人看了一眼,“報警。”

一瞬間,就報了警,在阮舒獲獎的這天,陸景盛去警局做了筆錄,他很快被放了出來,還好當時祁桓心思縝密,留了一手,把全過程錄音了,陸景盛被做警告處分,教育了一番就讓他回家了。

秦綠薇的事情冇有證據,隻能暫時擱置。

唯一讓陸景盛擔心的是,這個秦綠薇現在開始針對阮舒,這次冇有得逞,就還有下一次,下下次。

車上,祁桓嗅到了車裡濃鬱的血腥味,他回頭看著身後車上坐著的人,見他胸前的襯衫被血跡給染紅了,馬上看著他。

“陸總,你的傷口需不需要去醫院處理一下?”

,co

te

t_

um-